沈雪獨自在卡拉OK房裡渡過了整個夜晚,由於宇天在睡覺,所以她不需要向任何人報備,也可以把手機關掉,不讓任何人找到她。

她不知道負面情緒是從何而來,大概有多少都因為倪鋒吧。

一個人放聲地唱,不怕唱得有多難聽…

但唱得力歇聲嘶,心痛落淚,一個人真的能應付嗎?

若然這裡不是卡拉OK房,而是天台,或許她已不在世上了吧。



慶幸她選擇了這裡,選擇了這條路。



有什麼使你,拒絕淡忘一個人?

二零一四年,沈雪第一次喝醉了。

醒來的時候還迷迷糊糊的,但是發現自己身處在陌生的地方。



躺在陌生的床上,嗅著有點兒熟悉的空氣。

「終於醒來了。」

這個人的存在,能夠讓沈雪很安心的繼續躺著。

沈雪現正身處潘自榮的家。

昨夜,潘自榮跟女朋友一起走錯房間了,見她喝醉了,便替她結帳,還帶了她回家。



幸好潘自榮的女朋友不介意,不然沈雪現在真的不知道身在何處了。

沈雪拿起手袋,跟他們道謝後便離開。

現在已是十二時正,她原本跟宇天約好了十一時正在圖書館等的,她知道這次真的做錯了。

「你到底在哪?我等了你好久啊,電話又不接,到底在幹什麼?」宇天在電話中怒罵,這是他頭一次對沈雪生氣。

「我在路上啦,我睡過頭了…」這次也是沈雪頭一次對宇天說謊。

「那你多久才到?」

「十分鐘!」沈雪伸手截停計程車。

宇天掛掉了線。





計程車上,沈雪不斷噴灑著香水,試圖掩蓋酒氣味,卻弄得司機不斷打噴嚏。

沈雪看著手機顯示屏,日期寫著十二月二十五日。

是她最愛的節日,聖誕節。

街上都佈滿了充滿節日氣氛的裝飾品。

「小姐,這裡下車可以嗎?」

「好的。」





「你要的書,我幫你借了。」宇天把書遞給沈雪。

「謝謝你…真對不起…」

沈雪忽然覺得有點頭暈,沒能把書接好。

「怎麼了?不舒服?」

「嗯,有點。」

「要不今天你就回家休息吧,下次再去。」

「不行,我答應過你的。」



今天他們約好了先去圖書館,之後再去看電影,最後去吃牛扒。

「那你真的很不舒服的時候要跟我說,別勉強。」

「知道了。」

王宇天這個人不算是很浪漫,不算是很會說甜言蜜語,但是體貼,細心,更勝一切。

來到了鬧市,一雙雙情侶手牽著手,聖誕節,仿如情人節。

宇天在沈雪沒察覺的情況下快速買了一個雪人毛公仔。

在沈雪轉過頭來之際,他把毛公仔往她臉上貼近。



她亦把早就編好的毛衣遞給他。

沒錯,不是圍巾而是毛衣。

她花了很長時間學習而成的,幾乎用光了她畢生的耐性。

她不知道原來愛上一個人,可以如此堅持,就算是自己不擅長的事情,也可以一直堅持下去。

人大了,很久沒有這樣開懷大笑過了,但每一次的大笑,都是出自真心的。



沈雪想看的電影今天全部場次都滿座了,她有點失落,不過很快又回復起來。

宇天卻忽然叫她去排隊入場,沈雪雖然不解,但她平常都很聽他的話,所以也乖乖去排隊了。

沒想到宇天竟然一早預訂了戲票,先讓沈雪空歡喜一場,再給她驚喜。

女生有時候很簡單,從細節上覺得男生很上心,就會把小事變成大事,興奮好久。

沈雪頭一次覺得有人這麼愛她,還在看電影途中不知不覺間感動落淚。



中環碼頭又有人在唱歌了,是一男一女的組合,他們正在唱Lonely Christmas。

沈雪想起了幾年前青澀的張亮和沈旋。

不知道她們現在過得怎樣了?

在社交網絡上看到的他們,都不是真實的他們吧。

總是笑面迎人的人,總有一天會累的。

宇天搖了搖她的手,問她在想什麼。

她說,想起了青春。

餐廳內。

她又想起了從前,很喜歡光顧小店的他們。

從前的片段好像走馬燈一樣,在沈雪的眼前掠過。

小時候的聖誕節,總是收很多長輩的禮物,一定要開聖誕派對。

如今卻發現,聖誕節也可以過得很平淡。

回過神來,發現食物已上桌了。

是不是每個人,都會這樣回憶曾經?

沈雪不時抬頭看著對面的人,心裡認定了他就是最後的人。

最後一個住在她心裡的人。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