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宇天聊天時聊起將來打算當什麼,沈雪已經決定了當小學教師,而宇天則會當醫生,希望不會有人那麼輕易便失去親人。

立智和何沬約了她出來,說有好消息宣佈。

怎料到立智只是想說自己做了激光矯視,問沈雪覺得他帥不帥。

沈雪有點無奈地說帥,而何沬則一副神色凝重的樣子。

「何沬,你心情不好?」



「沒有…」

「其實我們今天約你出來,是想問你…是不是真的決定不送倪鋒走了?」

其實沈雪一早就猜到了。

只是等他們先開口。

現在的她,沒有資格送他吧。



算不上是朋友,能以什麼身分去呢?

前女友的身分嗎?

「你還用著我們的合照呢,裡面也有倪鋒吧…」立智瞪著沈雪的手機。

「是又怎樣…我又不是只用他的照片。」

「沈雪,你不去會後悔的。」



「你們不用勸我了,我不會去的,我男朋友會不喜歡。」

「你喜歡這個男朋友多還是倪鋒多?」

大家都尷尬起來,何沬亦知道自己說錯話了,便低頭吃著意大利粉。

「選擇一個人,除了喜歡的程度,還有好多事要考慮的。」

例如他有多重視你,他的性格如何,他會不會過於自我中心,會不會亂發脾氣。

能不能好好相處,愛情觀是否相同,有沒有共同的興趣。

這些相處幾個月便會清晰可見。

當發現了問題還不解決的話,感情很快便會告吹。



「我明白了,也不強逼你。」何沬微笑道。

「你不帶眼鏡真的好看多了。」最後,沈雪拋下這句話便離開。



大學最後一年的週日,沈雪和宇天在宇天的家待著。

「我覺得這裡比較好。」

宇天和沈雪打算畢業後住在一起,正在挑選地區。

「選這裡吧。」沈雪在某些地方不一定會聽宇天話。



「好了啦,到時候看看有沒有適合的房子吧。」

「嗯!我好期待喔!」

沈雪把頭靠在宇天的肩膀上,散發著她一直沒展露的孩子氣。

她從來不愛撒嬌,唯獨在宇天面前,她很享受被寵的感覺。

「你說,我們蜜月旅行要去哪呢?」宇天忽然這樣說,讓沈雪很愕然。

沈雪把頭靠在椅墊上,認真想了幾個想去的國家。

忽然想到更重要的事。

「為什麼我們要去蜜月旅行?」



「因為我想跟你結婚。」

「你願意嫁給我嗎?」

他拿出戎指,單膝跪地。

「沈雪,你願意下輩子都交給我嗎?」

很久沒有出現這種感動了。

沈雪笑說「我願意。」

她曾說過,希望求婚可以簡簡單單,婚禮不一定要盛大,但必需要邀請好友出席,只是,這番話她是跟嘉樂說的。





人生總會出現很多意想不到的事。

你以為這個人會陪你到最後,卻發現他是最早離開的。

你以為這個人是過客,他卻不知不覺地陪你到最後。



你以為願意付出就是很愛一個人,其實你只是盲目地付出,連自己也沒察覺愛在一點一滴減淡。



程海得知他們的婚訊時,比沈雪被求婚更開心,激動得哭起來了。

或許好朋友,就是當你難過時,會比你更難過,當你快樂時,會因為你的快樂而快樂。

程海就是那麼一個人。

何沬則叮囑宇天要好好照顧沈雪,好像她就是沈雪媽媽一樣。

或許,她知道沈雪的媽媽已不在了,她想擔當這個角色吧。

立智則展現出前所未有的成熟感,向沈雪和宇天送上最真誠的祝福。

立智私底下跟沈雪說,遲些他也打算求婚,想問她宇天是怎樣求婚的。

沈雪第一反應竟然是哭了,原來當知道自己的好朋友要嫁出去,心中竟會有點不捨。

但她還是認真解答了他的問題,也決定了選何沬當伴娘。

其實程海和何沬都不想當伴娘,因為她們都在別人的婚禮上當過了,很怕之後會嫁不了,所以千叮萬囑沈雪不要選她們。

但這對於沈雪來說,這些話有點傷人。

她們沒想過除了她們就沒有別人能當沈雪伴娘嗎?

不過,得知了這個消息,沈雪便可以放心讓何沬當伴娘。



宇天對自己的成績很有信心,所以婚禮的大小事都是由他來處理,沈雪只需負責禮服方面的就行了。

雖然婚禮擬定在畢業後的那一年才舉行,但宇天想準備更充足,便從現在開始計劃。

宇天的家人對沈雪也印象良好,不過對於他們這個年紀結婚有點意見。

不過宇天將來會當醫生,沈雪當老師,經濟上不成問題,他們也能安心。

這天沈雪帶著宇天來到她媽媽的墳前,說她要結婚了。

如果她能親眼見證,肯定會很開心吧。

如果她能看到沈雪的成長,一定會很滿足吧。

沈雪坐了很久,天黑了才願意離開。

每一次探望媽媽,沈雪都會這樣。

離開的時候,都會不時回頭看多眼。

她還有好多話想對媽媽說。

總有一天能傳達她的心意吧。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