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畢業,很多同學都有親朋戚友來參加,沒有親人到場的沈雪頓覺尷尬。

幸好程海全程陪著沈雪,不讓她寂寞。

宇天跟親友們拍照留念,忙得不可開交,沈雪也不想說多錯多,失禮於人前,便沒有跟他們走在一起。

但是沈雪萬萬沒想到,會在這個時候,這個場合遇見他。

雖然嘉樂早已提醒過她,但還是會覺得很突然。



沈雪的爸爸,正一步一步地迎面走過來。

原本她以為,自己會落荒而逃,但是應該要逃的人,不會是她吧,他敢來,她就敢見。

「雪雪啊…好久不見了。」他的語氣還是跟以前一樣慈祥,容顏沒有變很多,只是白髮長多了。

「你找我幹什麼?」沈雪冷漠得充滿怒氣。

「看你畢業啊…還聽說你要結婚了…爸爸很欣慰呢。」



「誰告訴你的?」

「你的未婚夫…」

沈雪不理會正在和宇天聊天的親戚目光,把宇天拉過來。

「你為什麼要找我爸!」

「我…希望你唯一的家人能見證你的人生大事。」宇天覺得有點尷尬,因為親戚們都往他們的方向看。



「你有考慮過我的感受嗎?你怎麼知道我想不想?」

「我當然有考慮你的感受,你先冷靜點吧。」

「我現在很冷靜。」

「這裡結束了我再向你解釋,可以嗎?」

「嗯。」



程海和沈雪坐在咖啡廳喝著飲料。

人生只有一次的大學畢業,竟然不歡而散,沈雪覺得有點可惜。



明明不是她的錯。

「你真的不介意我也在場嗎?我覺得有點尷尬…」

沈雪要求程海陪她一起跟宇天和爸爸見面,連她自己也無法解釋為何 想要程海陪她。

「不用擔心。」

最先步入咖啡廳的人是宇天,緊隨他身後的就是沈雪的爸爸。

「讓你久等了。」宇天在沈雪對面坐下。

「你有什麼解釋。」



「其實叔叔很多年前就向你媽媽提出離婚了,只是她一直不願意,還用你的性命來威脅他,所以只好不正式離婚了。」

「但是叔叔早已決定了跟外地認識的女人結婚,還組織了家庭,這點卻一直忍瞞你們,是不想你們受到太大打擊。」

「不過,紙包不住火,只是誰也沒料到,你媽媽會因此而了結自己的生命。」

「自此之後,叔叔一直都很自責,很內疚,但他對你的愛,從沒減少。」

「他曾想接你去他的家,已經幫你打點好一切,奈何你不願意。」

「如今,他只是希望盡父親的責任,關心你多些。」

沈雪沉默了好久。

程海故意打翻咖啡,跑到洗手間清潔,她覺得沈雪是因為她在場才不敢說話吧。



「那你為什麼不早點回來?」

「那是因為…我的家人反對我來找你。」

「那…現在是…?」

「我也跟她離婚了,不然我這輩子都無法見你一面。」

「爸。」

沈雪這一聲,讓沈雪爸爸的心融化了。

「雪雪,你會原諒我嗎?」



「嗯。」

長大後,好像變得對以前執著的事開看了。

那是爸爸和媽媽之間的問題,不應該恨誰,也不該怪誰。

「請你一定要出席我的婚禮。」



沈雪和宇天在海傍漫步,手牽著手,不時互看對方,就像初次約會的情侶。

「你真利害,連我和我爸的關係都能修好。」

「不是我利害,是你根本沒有真心恨過你爸爸。」

沈雪認真想了想,覺得他說得很對,點點頭認同他。

宇天的出現,是為了讓沈雪的雨天結束吧。

就算世界有多殘酷,她的背後總有太陽擁抱著。

正因如此,兩個看似不合襯的人才會走到最後。

一切都是註定的。

若他們不是遇到所有出現在他們生命中的人,就不會相遇。

人生中每一個過客,都是重要的存在。

他們或許不是與你關係最好的人。

有可能大多的都是你討厭的,但是他們促成了你日後的幸福。



張亮的演唱會今天舉行最後一場,沈雪準備婚禮的事忙得今天才能去看。

大家都沒空陪她,只好一個人去了。

這次張亮說留不了最佳位置給她,只能讓她坐在距離舞台最遠的位置。

起初沈雪也有點不願意,不過既然免費的,也不計較這麼多了。

「最後這首歌,是我一位朋友寫給我另一位朋友的。」

「這兩位朋友今天也在場,不知道他們會不會相見呢!」

音樂奏起,四周的燈光變得昏暗。

張亮在社交網站說過,在最後一場的最後一首歌時,大家都要把螢光棒等發光物品收起來,所以現場一片漆黑,沈雪好幾次踩到旁邊的觀眾。

.明天的你 漂亮得我認不出

.明天的你 穿起那白紗裙

.明天的你 笑容燦爛如昨天

.那日的你 熱情地融化我冰冷的心

.那日的我 努力地讓你露出笑顏

.年少無知時 我們曾不顧一切地愛

.當時的我們還相信一生一世的承諾

.稚氣地許下信誓旦旦的誓言

.曾經想過至死方休

.曾經想過攜手終老

.那日的我 卻讓你淚流滿臉

.那日的你 把愛全都收回

.年少無知時 我沒有學懂珍惜你

.明天的你 和那位他要幸福快樂

.明天的我們 各自奔天涯

 

沈雪很清楚,張亮說的那位朋友,就是倪鋒。

另一位朋友,就是她。

他從外國回來了。

他又再次讓她淚流滿臉了。

在淚水使眼眶糢糊之時,她看到了前方有一道粉藍色的光。

那人正舉起螢光棒,在漆黑中雖然看不見他的樣貌,但沈雪可以肯定他就是倪鋒。

演唱會場地的燈光回復正常,因為大家都要離開了,沈雪很著急地在人群中找尋他的身影。

她在人群中穿梭著,每一張掠過的臉都再三確認是不是倪鋒。

她不斷遇人擦身而過,但是偏遇不上他。

最後一次機會了,這人群也找不到他,就真的見不了。

—不要走,等我啊。

—我很想見你,哪怕不能說一句話。

—求你了,讓我見你最後一面!



交通燈變為紅燈,前方的人群已遠去了。

沈雪低著頭往反方向離去,任由忽然驟降的雨水打在臉上。

已經分不清楚是淚水,汗水還是雨水了。

那首歌,是倪鋒送給沈雪的,最後祝福。

他,就在不遠處偷偷看著沈雪。

他知道,自己的出現會影響她的決定。

所以,這次他不能自私了。

成全,才是真正的愛。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