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一八年三月十日。

沈雪與王宇天的婚禮正式舉行。

「感謝大家百忙之中抽空出席,特別是一葉中學的各位同學,還有林老師。」

「接下來會播放中六甲班的畢業創作微電影。」

沈雪示意宇天可以播放。





背景音樂用Hot Cha 的另一頁,聽著聽著,就好像時光倒流了一樣。

沈雪在操場一個人跑了一圈,接著停在正中心,同學們一個接一個地跟上。

接著是大家躺在操場上,每個人都有一個特寫,沈雪還記得,是嘉樂幫忙拍攝的。

之後的片段,是大家模擬上課的情況,林老師罰立智站,有些同學在偷吃零食,有的在玩手機。



大家在心願樹圍了一圈,每個同學都要說出自己的願望,因為是拍攝所需,不一定要說真的,所以有些同學說了長大後要當超人,魔法師這些有趣的願望。

最後,大家遂一依依不捨地離開學校…

在場的來賓都哭了,包括不是中六甲班的同學。

大家當時許的願望,都實現了嗎?





今天潘自榮也來了,也帶上了他的女朋友,他們共同開設了餐廳,生意尚好,至少他看起來還像以前一樣精神奕奕的。

胡嘉樂成了不折不扣的富二代,但還是一如以往地專一,剛剛欣賞微電影時他也哭了,少不免會懷念與沈雪在一起的時光吧。

畢竟那也算是他們倆的時間錦囊。

程海與立揚在一起了,原來立揚曾在自修室借文具給她,只是她當時認不出來,幸好立揚沒有放棄,一直找尋她。

立智現在俊俏多了,他已決定婚禮快結束時就跟何沬求婚。

何沬變得好成熟,很漂亮,在場不少男生都被她深深吸引住了,立智則不斷向他人說自己是她的男朋友。

林老師的女兒兩歲了,長得很可愛,她也一副幸福的模樣,讓沈雪感到安心。

張亮和沈旋也賞面地抽空出席,問及他們何時結婚,卻一致地沉默。



可能有太多考慮因素吧,但是從他們的眼神中,看得出他們很愛彼此。

沈雪的爸爸最近跟老婆和好了,取消了離婚,他們一家人也開始接納沈雪。

大家都從各自的世界找到了自己的幸福。

沈雪忙得無法靜下來,因此沒有注意到他沒有出席婚宴。

但是,也沒所謂了。

沈雪很清楚,眼前的人才是自己的幸福。

這一天,沈雪牽著宇天的手,幸福地笑了。





從學校回家的路只需十五分鐘,但在炎炎夏日,沈雪已覺得快要中暑了。

任職了小學教師三年,雖然說不上不辛苦,但對於教育孩子,沈雪樂此不疲。

今天一位女學生的家長遲遲未到,沈雪只好陪她一起等。

「不好意思,我遲到了,詩詩!」

一個男人滿頭大汗跑過來,他除了有點滄桑,聲音還是沒有變。

沈雪還是會心跳加速,但更多的是快樂。

從前那個長不大的男孩子當了別人的爸爸,一張寫著幸福的臉使她很欣慰。



那幾年的回憶都湧上心頭,沈雪相信倪鋒也有同樣的感受。

因為。

彼此對望的時候,仍是會會心微笑。

他的眼神,仍帶著昔日的光彩。

「你是她的爸爸?」沈雪問。

「嗯,我是他的養父。」

「爸爸!我們回家啦!沈老師再見。」



「倪雪詩再見。」

養父嗎?倪鋒這個人果然充滿了神秘感。

沈雪目送著他們手牽手的背影,直至完全消失在視野的盡頭。

有那麼一瞬間好像看到以前的他們,手牽著手上下學。

沈雪搖搖頭,說服自己這只是幻覺。



倪鋒在沈雪婚禮當天也有出席。

但是沒有人知道。

他把禮金放在接待處便離開了。

他十幾年來也沒有哭過,在遠處看見穿著婚紗的沈雪卻流下了眼淚。

曾經,他擁有過這個女孩,但他貪玩,不懂得珍惜。

他沒想過,自己的無知會帶給別人傷害。

他更沒想過,沈雪會是自己一生中最愛的人。

他曾試過與不同的女生談戀愛,卻終究沒能真心愛她。

就算他後悔,一切都已太遲了。

唯一能夠做的事,就只有不再與任何人談戀愛。

就算沈雪不知道,他也把這當成對她的補償。



倪雪詩是倪鋒探訪孤兒院時認識的小女孩,當時她只有三歲。

她本來的名字叫張慧宜,但是倪鋒堅持要把她的名字改掉。

他想像這個女孩就是他和沈雪的女兒,因此命名為雪詩。

本來他想取名為雪思,但又怕被舊同學看穿,便把字改了。

當他知道了女兒的班主任名字叫沈雪時,心裡激動了好久,又默默地抱緊女兒哭泣。

他知道這是上天給他的機會,就算成不了伴侶,也能用另一種身份與她再聚在一起。



倪鋒坐在女兒的書桌前,翻開多年前不敢寄的信。

 

沈雪,祝你新婚快樂,還記得我這個前任嗎?

好久不見了…雖然如此,我卻一直都沒有忘記你。

你還記得當初清澀的我們嗎?六個人一起上課的片段,至令仍瀝瀝在目。

那時候的你很熱情,面對著我這個冷酷的人還能夠拿出勇氣結識我。

初初相見,誰都沒想到我們會有交集,更不可能想像我們會成為情侶。

你能想像嗎?我下半生的時間都在懷念你。

就算我知道你已不是以前的你,我還是很想跟你重新開始…

一切都太遲了吧…

以前的我們,真的很快樂,我明白,青春不復。

只願你以後不用再悲傷,和那個他白頭到老。

願這段感情不會成為你的遺憾。

如果想起我們的過去你會痛苦,那你就把我忘掉吧。

那樣的回憶,我代你記住,我替你難過。

最後,再次祝你幸福。

 

倪鋒的淚在信上不停地滴著,文字被淚水化開。

他就這樣在書桌上睡著了。

翌日早上,雪詩匆忙地收拾東西時以為那封信是自己的功課,便把它夾進中文作業本裡。

而任教她中文科的老師,正是沈雪。

或許一切沒有太遲,因為一切都是註定的。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