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高一...

「啊啊啊啊啊啊,同桌居然是小學同學,還是以前暗戀過的。老天,你怎麼可以這樣對我。」這一刻,我想哭。老娘一個深呼吸,一個微笑,假裝冷靜。我知道這只是暫時的座位表,不久後就會重新排,在男女校裡很少會安排男生為同桌。目的就很簡單,就怕你們搞各種各樣的關係。

和小學同學兼以前暗戀過的對象,平平靜靜的渡過了一個半月的相處。終於...感謝天,感謝地,感謝偉大的班導,終於重新排新的座位表。如果班導不是男的,我怕我會忍不住跑過去給她深深一吻,再加一句:「我愛你。」其實,就是怕同一個人愛上2次。可以說,我怕了,也可以說我懦弱。

「同學,你筆可以借我一下嗎,忘了帶。」啥?你是猴子派來搞笑的麼,上學連筆都沒帶,老娘裝聽不到,繼續聽我的課。過了沒2秒,背後被戳了幾下,不用轉過頭老娘就知道是那個吊毛。

我沒有理會他,他繼續戳戳戳。老娘忍無可忍了,用力的捉著手裏的筆,一個轉頭。「哇...痛死我了,你想撞死我嗎?」一個轉頭太猛,他也來不及退回去,大家就這樣額頭撞額頭。老娘肯定,額頭肯定紅透了,真的痛到眼淚都要留下來了。「你沒事吧?」他一邊揉著自己的額頭,一邊楚楚可憐看著我。「噗,哈哈哈哈..」我沒忍住笑了出來,他那個表情真的太逗了,像似小孩把剛買還沒吃上一口的冰淇淋掉到了地上。我把筆放他桌上,沒說一句,轉過頭去,繼續揉著我的額頭。



好了,終於到午休時間了。老娘肚子早就在打鼓了,「肚子好餓,小加,快點,叫上雅雅她們一塊吃飯去。」短短2個月認識了好幾個女孩,現在大家都成了好朋友,特別聊得來,吃飯上廁所都愛黏在一起。我也不懂女孩子,為什麼會那麼變態,上廁所都愛有人陪,是怕鬼麼,還是說是病態。
吃完午飯,又得回去學校。啊啊啊啊啊啊,內心十萬個吶喊,吃飽不應該是要睡個午覺麼,這才叫享受人生呀。「咦,怎麼有個冰袋,有故事喔,我都看到了。」小加說到,小加是我同桌,一個胖胖而很善良的女孩子。我拿起來,往額頭上一敷,好舒服喔。不用想,老娘知道是後面那個吊毛拿來賠罪的。「想什麼,額頭都感覺腫了。坐著吧,快上課了。」此刻,我選擇逃避小加。

叮咚叮鈴...該死的,又得上課了。後面的吊毛不急不慢的走回自己的位子上,經過我身邊的時候說了句「不會說謝謝呀,真沒禮貌。」老娘轉頭過去,盯著他,這個過程維持了大約3秒,或許是覺得尷尬的原因,我避開了。然後道了聲謝謝。我感覺臉蛋有點燙,我的老天,我這是害羞了嗎?

這就是我和他成為同學的開始。你好!杞梓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