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來工作之後,身邊的朋友都少了聯繫,就很自然的疏遠了。
但他!紀梓韋...
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講起,我們也自然而然的聊起了天來。
我們的關係,好像好起來了,不再是同學的關係。
我們都沒有提起過往的事,或許大家都知道,現在的一切才是最重要的。

再後來,我們已經演變成會約出來吃飯,彼此去旅行會給對方準備禮物/寄明信卡。
嗯...或許我們變成了朋友。
剛出社會,第一份工作都是特別的難熬,特別的會忍耐。
畢竟自己就白紙一張,要謙虛,要勤勞,要不怕失敗。


公司突然中了一個大標,一門大生意。
本來就40-50人的公司,突然間變成100多人。
自然而然,工作量增加,每天都沈醉在加班的節奏裡。
我們部門本來就三個人,對付日常的工作還可以。
因為這門生意,全公司上下的同事,都快要熬不住,很多人都選擇辭職。
不例外的,同部門的同事,也辭職了。
由於是一份工作,我就選擇堅持下去,為的就是讓自己的履歷好看些。
當同事離開後,我真發現我熬不住了。

那段時間,我一輩子都不會忘。


早餐時間,咬2口麵包,就開始埋頭苦幹。
早餐的麵包,我往往都吃不完,一放...就變成了我的晚餐。
午餐時間,很多時候都是到樓下買沙拉,隨便吃一吃。
沒日沒夜的工作,最晚離開公司的人,往往都是我,所以他們給我留下了鑰匙。
那一夜,8點52分
我收拾好自己的桌面,在公司走了一圈,發現早已空無一人。
我走去門口,隔著公司的大門,看到走廊外面的燈早已關上,只剩下街外照進來的光。
我拿出手機,發現有幾十條信息,我沒理會。
打開手機電筒,把燈關上,推門而出,用電筒照向大門的鎖孔,鎖上門。



當我走出大樓的時候,外面正下著雨。
我撐著傘,走去地鐵站的路上。
拿出手機,看到最早的一條訊息是下午1點02分的,寫著:你什麼時候才辭職,天天看你那麼累。---紀梓韋
我沒有回覆任何信息,因為我好累,我好想安靜一下。
回到家的時候,我打開大門,黑漆漆一片,迎面而來的是我家的狗-jacky.
我抱起jacky,就直接坐在門口的地毯上,哭了起來。
一個涼颼颼的夜裡,下著雨,沒有人等的家門。
我感到無助,感到徬徨,感到委屈,感到侮辱。
就那一個念頭,我決定我要辭職!我不要再受委屈!我也不再忍了!
拿出手機,點入和紀梓韋的對話框裡打上:明天!
他:好,我們一起去旅行散散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