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遞了,一個月後,我就是自由身了。
對紀梓韋旅行的提議,我覺得有點不踏實。
於是我鼓起了勇氣。
我:真的要去旅行嗎?
他:對,你想去哪裡?
其實,我還真沒太多的想法,我只是想要散散心。
他:嗯?沒有心水的地方嗎?
我:其實都可以。
最後我們決定去日本。
由於日常依然被工作的霸佔著,所以所有的旅行事項,都是他來安排的。



這次旅行,我沒有和任何人講-這是我們的單獨旅行。
而在出發去旅行前2天,我在偶爾的情況下得知:
他的前女友-盈盈,懷孕了,下個月就要結婚了。
故我知道,他還沒放下她,只是他不提起,我也不過問。
而這事,我也能猜到他早就知道了。
其實我和他之間,話題永遠不會拉扯到感情上。
我們什麼都聊,唯獨是感情,我們之間都像是有共識-絕口不提!
所以,這件事,我只好裝不知道。



我發現,他變了!
現在,煙不離手的他,我覺得好陌生。
更是,半夜裡,離開房間,到樓下抽起煙來。
到餐廳裡,有酒賣的,他都會點上一杯。
你到底經歷了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