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旅程,也就吃吃喝,每天都在歡樂裡度過。
我們住的是民宿,一張雙人床,一張沙發床。
在預訂的時候,我們都不知道,一直以為是2張單人床。
本以為,我們共處一室,大家會覺得尷尬。
但是,我發現,我對他太放得開了。
我們衣服一塊洗,曬衣服的人是我。
衣服都是掛浴室烘乾,也就是說,紀同學基本上是能看到我的內衣/褲的。

我洗完澡也是包著頭髮直接出來,就像印度人那種。
也就是說,我的醜樣他都看到了。


大大咧咧的自己就這樣呈現在他面前,我沒有半點害羞,沒有半點避忌。
我也是第一次,在男生面前可以做回自己。
以前的我,面對男生,更是喜歡的男生,我都會帶著面具。
只願把自己美的一面露出來,就是怕嚇跑人家。
都會把自己包裝好,把面具戴好。

旅程第三天夜裡
又是一個一如既往及漫長的夜晚。
紀:我下樓,你先睡吧。
我:好。


我知道,每到夜晚,他都會變得很脆弱。
都會想得特別多,特別負面,特別感傷。
本想等他門,但我睡著了。
在朦朧中,我隱約看到了紀梓韋,他靠了過來,親了下來。
當我醒來的時候,已經是早上10點32分。
腦海裡就浮現著,我被親了的一幕。
感覺很真實,但又很不真實。
這是夢還是現實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