弦,
不知該如何說起...
還記得我們撞頭的事嗎?
還記得給你圍圍巾嗎?
還記得遊戲裡面的我們嗎?
還記得那個平安夜嗎?
我告訴你,我喜歡你。
那不是一時的衝動,是真的。

旅行的時候,夜裡,我偷偷親了你。


我想告訴你,我對你還是有感覺的。
每到夜裡,我都會變得特別脆弱。
不是因為和她分開,而是一切都起源於那一個平安夜。
那一天,我有在你家樓下等你,卻看到你被表白了。
我還知道那個人,是你以前暗戀的對象。
看到你們抱在一起的那一刻,我徹底崩潰了。
回家的路上,我還收到了一條信息說:冬弦答應和我在一起了,請你疏遠她!
一夜裡,我感覺我失去了2個我愛的人。
但我還不死心,給你發了短信說:我喜歡你。
但你的回答卻是,別鬧。


很絕望的以為,我不但失去了家人,失去了你,我還失去了自己。

我知道那條短信是假的時候,一切都再也回不來了。
因為我有把柄在盈盈手上,一旦說出來我就會被學校開除。
現在我只想告訴你,那一夜我們都錯過了彼此。
我想答應你,在往後的路上我會捉牢你。


2016年5月8號



我把信看完了。
我才恍然大悟,事情的開始都是那一夜,那一個平安夜。
一切都是誤解,一切都是隱瞞,一切都是不坦白惹得禍。
我早已哭得不像人形,紀媽媽跑過來抱住我。
我們從一人哭泣,變成2人抱頭痛哭。
接下來的日子裡,我一直忙於處理紀梓韋的喪禮。
由選棺木開始到禮堂用的花束,我半步也不敢鬆懈。
與其說想要幫紀媽媽,不如說我必須得忙碌起來,不然我只會沒日沒夜的想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