喪禮上,遇到很多故人。
包括了盈盈,她給我解釋道:
其實是我強逼啊韋和我一起,因為他那一天打了鄭元。
而我卻有這段短片在手,我就要脅他當我男朋友,不然就告知警察。
那時候他不但會有案底,還會被學校開除。
他說不想要離開學校,不想要離開你,所以他答應我了。
再後來,他發現我說的所謂的短片根本就不存在,所以我們在大三的時候就分手了。
再後面的事情,我就真的不太清楚了,直到現在...

紀梓韋,我感覺我們都很傻。


那時候,鄭元卻實是住院了一段時間,聽說腦震盪,腳還骨折了。
我回想著一幕又一幕,這時候鄭元走到我面前。
說到:
對不起。我真不知道,那一個平安夜...
我知道傷我的人是他,我還一直氣話他說:冬弦,答應當我女朋友了,你就死心吧。
誰知道,當時的一場架,當時的一句話,讓你們都錯過了彼此。
再見面的時候,就是在這樣的場合上。

眼淚早已流乾,只是所有的真相,都大白了。
紀梓韋,你可以安息了。


我都知道所有的一切了,可惜,你已不在。
抱歉,讓你承受那麼多。
抱歉,讓你在一夜之間失去了那麼多。
所有的一切,都好抱歉。
包括你的努力,對不起,可惜你再也聽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