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名蒙面人趁著夜色行動, 他們悄悄地急步走過。
他們分開三路向前進發,每路大概有三四人。
他們各自走到了一個位置,把手上的武器放置好,並瞄準了不遠處的一幢半圓建築物。
中間的其中一個人向其餘兩人使了個眼色。
兩人首先發射了一束藍色的光體,兩邊的人也跟隨著啟動了手上的武器。
只見三束藍色的光體弧線地拋飛了過去, 就在到達建築的前方30米就發生了爆炸。
「什麼?!」其中一個人十分驚訝。
「那到底是什麼?」一名年輕男人問道。
「是等離子防護盾。」而另一名比較年的人說道。
這時,有三個大型的圓形體從建築物滾動出來。




「不好!快走!」年長的喊了出來。大家慌忙離開,意識到危險將會出現。
只見三個圓形體高速轉動,很快追上他們。在他們附近停下,並伸出了四條機械爪和四支機槍。
他們一直奔跑著也是徒然,頓時成為了獵物。
跑得慢那個首先中槍倒地了,年長的那名男子向左上方跑去,而他見狀很快向右上方跑去。
或許這樣有一個人能生存下去吧。
「該死的!」年輕的他破口而出。
殺人機械在後方追他而來,他左閃右避,然後奮力在右邊的橋跳了出去。
如果他慢了一秒,彈藥穿過的就是他的身體。
現在剛好射在了他起跳前的的雜鐵上。
他與爆炸飛開的金屬一同跌下河裡。




良久後一處的門響起了,房內的男子開門一看。
「天啊,飛斯。」男子驚訝地說。
門口的正是跳入河裡逃過一劫的飛斯。
全身濕透的他並沒有說話,也顯得面色蒼白。
他揭開左邊的皮褸,原來一塊鐵片插在他的身上,他強忍著痛楚無法開口。
血與水慢慢地一同滴下來。
「我的天啊!」
那名男子慌忙扶著飛斯,因為他好像隨時會跌倒。
他很快就感到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覺。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