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女性走進了洗手間, 來到洗手盆前面。
從鏡子裡看到的是一張 25歲左右卻憔悴的面孔。
她彎下腰就嘔吐了一堆,看樣子是喝酒太多。
但依然頭重,有天旋地轉之感。
抬頭再次看看鏡子的自己,她慌忙按下水制再拿紙巾抹一抹嘴。
突然,她被眼前的景象嚇了一跳。
鏡中看一個受傷綁著繃帶的女人站鏡前,而四周是昏暗且殘破一片的廢墟,只有這鏡子有著裂痕還未破碎。
「啊!?」
她嚇得向後且尖叫了出來, 那陰森的景象像幻覺般消失了。
大概是喝多了的原故吧。




她仍然害怕得匆匆走出洗手間。
「該死, 你不會看路啊!」剛進來的一個女人被她撞到後破口大罵。
那名女子走出去後, 是一間酒吧。
「伊芙, 諾森還在等你呢。」迎面的女人說道, 她有著相同的迷你短裙。
「管他的, 我頭很痛, 要吃點藥。」伊芙大叫道。
伊芙打開儲存格拿了一瓶藥, 打開之際竟然滑手了。
「他媽的。」伊芙罵著。
一隻手伸了過來, 手上有一顆白色的藥丸。
「給你。」一把雄厚的聲音說道。
「謝謝。」再看看那個男人, 可是頭暈得無法看清楚。




她接過藥丸後用杯水一同吞下, 再搖搖晃晃地走到小房內便趴在枱上了。
「伊芙!」
「伊芙!」
一把聲音由遠至近地傳來。
她抬起頭來一看, 
「快跑!」站在門口的女人向她大叫。
她還未反應過來之時, 剛走出門口的那個女人隨著一片光芒中消失了。
她驚醒過來, 自己還在那間房內。
(原來是夢...)
這時, 她的同事走進來。




「你還好嗎?」 她的同事問道。
「瑪麗, 我剛才夢見你出事了。」
「你他媽的就這麽想我死嗎?」瑪麗說完連自己也忍不住笑了。
伊芙也跟住笑了。
「幸好經理今日不在, 要不然你就死定了。」瑪麗不屑地說道。
「叫他去死好了。」兩人不禁又笑了笑。
「下班了, 快走吧。」瑪麗吹催著。
兩人換好衣服拿好東西就走出酒吧。
「你還可以嗎?」
「我的樣子看似有問題嗎?」伊芙微笑地回答。
「那好吧。」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