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國王、皇后和傑克的撲克牌上身體相連的兩張同一人的照片到底是什麼意思?」
「這是說,就像我倆兄弟一樣,就算將來被迫天各一方,我的靈魂仍是會跟你在一起的。」
「哥,你這話太難了,我聽不懂。」
「沒關係,將來你長大了便會懂的了。」
 
「你看這些是什麼鬼分數!」
母親將成績表狠狠擲回給大兒子高峰。他把皺巴巴的紙抓住,委屈地把頭壓到胸口。
「媽,對不起。」
她滿心以為他這趟會以什麼「我已經盡了全力的了,無奈運氣不佳使然……」為藉口強辯,豈料到……
「我承認我從來沒有付出過心機讀書,因為,我覺得我根本就不是讀書的材料。我不想再讀書了,我今年九月不要進中學。」


他的眼神是何等堅定的。
「你說什麼?你不讀書那想幹什麼?
你是個男孩來的,長大了還要娶妻養兒的,你不讀書,將來哪能找到好工作呀?你明知道家裡窮,還這麼自我中心,說不想讀就不讀,你可知道自己有多不負責任嗎?父母辛苦掙錢對你供書教學,你難道就不會珍惜嗎?可知道世上是有多少人想讀也沒機會讀的!」
「哥……」
比高峰小三歲的小兒子高傲躲在房間裡探出頭來盯著二人的一舉一動,不敢亂發一言。
*     *     *
母親拉著高峰的手臂走向地鐵彩虹站的分隔免費與付費區的圍欄,付費區內的一對素未謀面的夫婦正朝著她揮動一束勿忘我好讓她能辨別他們。
「阿峰,」她以一種極不尋常的眼神望進他的眼眸,「你以後要好好聽阿叔阿姨的話,知道嗎?」
「嘎?媽,妳這意思是說……」
卻見夫婦掏出一張寫有高價的支票交給母親,他當即意識到是什麼一回事,便在她跟前倏地跪下來抱著她的腿號咷大哭。


「媽呀!妳別賣掉我!妳別不要我!
我畢竟也是妳十月懷胎含辛茹苦生下的兒子來的,難道妳真的忍心丟棄我麼?」
「你少廢話!我生過你又如何!
你知不知道我對你有多失望!我才不要這般沒出息的兒子呀!」
陌生的婦人伸出陌生的雙手把他抱到圍欄的另一端進了付費區,他母親也就轉過身來頭也不回地離去了。
「媽!妳別走呀!妳要帶我回家呀!」
他眼睜睜地凝望母親越來越微小的身影,在陌生的懷抱中拼命掙扎放聲吶喊。
牆壁雖色彩繽紛如虹霓當空,這氣氛卻是多麼的悽慘悲涼的。
*     *     *
「媽,」高傲憂心忡忡地跑進廚房,「哥往哪兒去了,這麼久也沒回來的?」


母親頓了頓,思索了片刻,不知道該如何回答才好。
「呃……你知道你哥身體不好的,學校強迫他參加一個體能訓練營,短時間內也不會回來的了。」
「哦,是這樣嗎,那我就乾脆等他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