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媽!你們醒過來吧!」
車子在美國郊外的公路上撞向山腳以後,車身冒出濃煙,亮起熊熊火光。
「你們沒事吧?」幸好此時遠處駛來一輛車,一個年輕男子把車停在一旁下車走上前來。
……
高峰張開雙眼,眼見的卻不是意外現場。剛才的驚險情境,已給換成了一片寧靜的白色世界。
他眼角瞧見一個年輕男子走進自己的病房,他一瞅見高峰已醒,便把醫生叫來給他作全身檢查。
「你剛遇上車禍,幸得我身旁這位廖拜官先生及時拯救了你。不過很遺憾,我們已盡了全力,還是搶救不了你父母,很抱歉……」
……
「你們三個是來旅遊的?」
「是的,我們本身是香港人。」


「那你打算什麼時候回港?」
「我也不知道。我養父母不在了,我的證件也給燒焦了,我在這裡人地生疏,不知道接下來該怎麼辦。」
「別擔心,讓我來幫你一把吧。」廖拜官朝他友善地微笑,轉回說廣東話,「其實我也是香港人來的,這次來美國是為了參加一場魔術比賽的。」
廖拜官見他依舊是滿面悶悶不樂的神情,忽地靈機一動,想到他這職業的其中一種非常中用的才能——逗小孩,終於可以給大派用場了。
他掏出一副撲克牌來。
「你任選一張吧。」
「呃……這個。」他指著其中的黑桃四。
廖拜官把那張卡牌隨意插回整疊卡牌中,然後把卡牌均勻地洗了兩遍。
「現在我將每一張牌發下來,你可以隨時命我停下。」
高峰全神貫注地盯著卡牌宛如河水般從牌疊中流到椅上。等到直覺召喚他時,他就喊停。


廖拜官翻轉那張他喊停時準備要給發下去的卡牌,他一瞥,真湊巧,竟是他點的黑桃四。
「好厲害!你是怎麼弄的?」
「你想知道麼?來跟我學習魔術,讓我帶你走進奧妙無窮的魔術世界吧!」
*     *     *
「高傲,你可以陪同你母親進來了。」
牛池灣警署的工作人員迎接臉上掛著滿意而驕傲的神情的兩母子走進頒獎典禮。
「阿傲,你帶我來做什麼?」
「媽,你待會兒便知道了!」高傲神秘地笑說。
工作人員把嘉許狀遞到高傲手上,「好人好事大獎」六個閃粉字猶如星光在他母親眼裡閃爍著。
「阿傲,做得好!」她拍了拍他的肩膀,「早說你是個誠實的孩子來的!」


「是啊,高傲他在街上拾到藏有十萬元的行李箱,不但沒有據為己有,還立即交到警署來,是香港市民的好榜樣!」
「阿傲,你這次的表現令我內心很欣慰!讓媽來送你一份禮物作為獎賞你吧,你想要什麼?」
「嗯,」他想了想,憑直覺說道,「我想看一齣魔術表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