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傲靜坐於香港大會堂演藝廳內看著銀幕徐徐張開,一個又一個技藝高超的魔術師站在舞台上施展渾身解數。
輪到二十一歲的新晉青年魔術師Elijah Ko出場了。
「接下來的魔術我需要找一位朋友來到台上幫忙……」他環視觀眾席,掃視每一張陌生的臉孔,視線剛好停在高傲身上。高傲見狀,初以為人家不是在盯著自己,便不以為然。豈料待人家拾級而上並駐足自己面前時,他旋即打了個愣怔,思忖著真有這麼湊巧的事發生了。
「這位朋友,你有沒有興趣跟我一起表演接下來的魔術?」
Elijah Ko既走到自己跟前,高傲也就不由得打量起他來。他身穿黑色閃爍西服,臉上卻架著眼罩,教他看不見其真面目。儘管如此,他身上卻散發著一種難以言喻的親切感,是他在別的陌生人身上尋獲不了的。
他尾隨Elijah Ko踏上燈光交織的舞台,Elijah Ko就在工作桌上取過一個內盛有橡皮糖的透明膠袋,並將之遞向他。
「你任選一顆吃下吧。」
他朝袋中掃視片刻,便把手伸進去取出兒時最愛吃的可樂軟糖。
Elijah Ko見他竟選這顆,心裡頭頓覺這真不謀而合。
「他小時候豈不也是喜歡吃這款麼?還記得從前我買糖果給他時,他也是一看見可樂糖,就連問一下我要不要也來不及便塞進嘴巴裡去的了。」


他凝視著年輕比自己小一點的高傲津津有味地品嘗最愛的糖果的模樣,心跳突然加快起來,控制不了自己的狂想。
「你可曾目睹過有些小朋友在零食店裡偷吃糖果?讓我來告訴你,現在你已經變成了那些小朋友,還沒付錢就吃了人家的糖果了!你想像一下,零食店的老闆追著你要你付錢,但是你身無分文,你該怎辦?」
年僅四歲的小高傲不經意地來到了彩虹邨的一家雜貨店,忽被色彩繽紛的糖果吸引住了,便打開其中一包可樂糖取出一顆送進嘴裡。
「喂!小子!你在幹什麼?偷吃?」
他被店主兇巴巴的外貌嚇哭了,只懂往外面逃跑。
「不過別怕,」見高傲露出難為情的模樣,他迅即堆起友善的笑臉來,「別忘了我們是在變魔術嘛!事情再棘手,魔術都能夠替我們解決的!來,把你的右手握成掌頭。」
接著,Elijah Ko閉上雙眼,戴上了手套的手在他的拳頭上凌空揮動了一會。
「你現在可以張開手了,看看有什麼?」
「啊!是幾塊錢!」高傲見狀,目瞪口呆,驚疑著他是何時把錢放進來的。
「喂!臭小子別走!你還沒付錢的!」


「誰欺負我弟弟!」
剛巧,七歲的小高峰受母親所託到樓下的超級市場買東西去時路經雜貨店。高傲喜見哥哥出現了,便立時奔到他跟前抱住他,把他的衣服哭濕了一大片。
「他就是你弟弟吧。你快來替他付錢!他剛才偷吃了我的糖果!」
「噢,原來是這樣!阿傲呀,我豈不是說過吃糖果之前要付錢的嗎?看。」他從小背包裡取出幾塊錢交給店主,那老頭「哼」的一聲就轉過身來不再理會這對兄弟了。
「那麼,你現在就可以跟零食店老闆好好交代了,是嗎?……不過以後也不要再偷吃了,並不是每次都有魔術打救你的呀!」
這話引來哄堂大笑,台下繼而響起如雷貫耳的掌聲。
「下次不要再這樣了,知道嗎?並不是每次都有我在的呀!」
高傲噘著嘴兒,不說話了,只緊緊的拉著哥哥的手回家。
「好了,現在讓我們換個別的話題。你小時候該到遊樂場玩過許多遍吧,你知道的,尤其是我們這些男生,還只有這麼高的個頭時真是淘氣得要命的……」
說著,就請另一位助手從舞台一旁推來一個微小的滑梯模型。


「你想像一下這裡有個膽小的孩子,」他把一顆玻璃跳棋放在連接滑梯的平台上,「他爬了上去,卻不敢溜下來,你說該怎辦?」
還在讀幼稚園的小高傲等不及讀小學的哥哥小高峰下課,便獨自一人來到彩虹邨樓下的遊樂場,好奇地走向拔地參天的滑梯,抓著樓梯一級一級地踏往高處,卻沒有想過最高處的平台有多高,更不知道自己是畏高的……
他坐下來把雙腿平放在滑溜滑溜的斜鋼板上,小手卻緊抓著不敢鬆開,生怕那溜下去的速度會快如倒下去一樣。
「嗚呀!我好害怕!」
就這樣,他在半空中,躊躇了大半天都不知道該怎麼辦。
「這小孩太可憐了,我想無論誰見到他也會想幫他一把吧。幸好,魔術師總會有他不可思議的辦法拯救他的!現在你先伸出手指來在滑梯下凌空游走吧!」
高傲如此行了,卻無助於幫助跳棋溜下來。
「但是要是施了魔法……」可換了是Elijah Ko,竟然,跳棋就朝著手指游走的方向向下緩緩溜下來了。
「哥!你在哪裡呀?我很害怕呀!你快來救我吧!」
剛巧,小高峰下課了,他路經遊樂場時,正看見了自己的弟弟單獨坐在高處涕淚連連。
「阿傲,你別怕,讓哥來帶你下去!」他敏捷地爬上平台,小高傲見了,頓時破涕為笑。
「來,坐在我腿上吧!」他坐到平台邊緣,「準備,一、二、三!溜下去!」
小高傲依靠在哥哥溫暖而安全的懷裡,在緩緩下坡時遙看樸素無華的一片屋邨景象。夕陽西下,彩霞染空,秋風悠悠吹拂,他只願永遠都不要溜到地面去。
「最後在完結之前,難得我與你有緣在這裡相遇,並能在舞台上一同表演,我希望能送給你一個令你終生難忘的魔術,希望你會喜歡。」
Elijah Ko拿起桌上的一副撲克牌來。


「你先徹底檢查清楚一下這張牌有沒有問題。……沒有任何缺口,對吧!」
高傲一瞥,湊巧是傑克牌。
「你該發現到,牌上兩張同一人的照片是連起來的,是吧?不過……」
Elijah Ko硬把卡牌沿著兩個身體撕開兩份。高傲心底裡不禁顫抖了一下。
「這兩個人就如一對兄弟那樣,因受到烏鴉一樣的惡魔逼迫而分隔萬里……」
裂縫中,隨即綿綿不絕地飛出烏鴉來。
「就算如此,烏鴉也總會有消失的一天的,這兩兄弟亦會破鏡重圓的。」
他霍地將卡牌給撕開了的兩截重新合起來。烏鴉不再,卡牌也回復原狀,剛才的裂痕消失得無影無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