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問剛才有分登台表演的魔術師Elijah Ko現在身處何方?」
「我不清楚他離開了沒,不過你也可以找找他看的,他的預備室就在下一層的走廊盡頭。」
高傲按著大會堂職員的指示快馬加鞭,豈料就在正要走下樓梯一刻,地面竟然下陷了,一瞬間更穿了個大洞,他就往下一層掉了下去……
……
「呀!!」
「你沒事吧!!」
他張開雙眼一瞥……
「是你?」
那時,高傲剛好跌在高峰身上。剛才是高峰痛得喊叫起來,高傲卻安然無恙。
依舊是循著這永恆不變的法則——哥哥來保護弟弟。


「哥!我早就知道是你了!」
高傲抱著高峰,把自己的淚濺在哥哥華麗的戲服上。
「阿傲……真的是你麼?」
高傲拼命點頭,鬆開擁抱讓高峰看清楚自己經已十八歲的外貌。
「好久沒見了,阿傲,想不到事隔九年還能再見你。」
兩兄弟此時此刻相互凝望進對方的眼瞳裡,只想尋覓出大家的童年記憶。
「哥,你來答應我,以後也不要再離開我了。」
高傲倚在高峰身上仰望穿了洞的天花一塊塊地剝落下來,回味哥哥最熟悉的體溫滲入自己身軀內。
「不會的,你忘了我剛才說的嗎?」他掏出傑克牌來,將之舉到高傲眼前,「你看撲克牌上的你和我,再沒有任何人可以迫使我們分開,只因,我們已經永遠連在一起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