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than,是時候喝奶了!你該很餓了吧?」
腳蹬高跟鞋的OL從辦公室茶水間走出來,手裡拿著剛調好溫水的牛奶瓶,回到自己的工作桌把兩歲的Nathan抱起來讓他坐在自己的腿上餵他喝奶。
「Nathan你看,我們剛才收回的貸款中有一張是新版鈔票!漂亮嗎?」
Nathan將之拿在手上打量了一番,豈料突然將之撕開一半。
眾人見狀,也都目瞪口呆,一時來不及反應。
「喂!你幹什麼?你以為這是玩具嗎?是錢來的呀!得來不易的呀!
你真是不知道世界有多艱難,一下子就把金錢毀滅了!」
「算吧,他還這麼小,不懂這些事也很正常的呀!你別責怪他啦!」
「就是因為小,才是要盡早開始教育他們,向他們灌輸金錢的重要性,不然他們長大了以後就不會努力工作掙多點錢的了!」
Nathan瞋目切齒地盯著被撕開了的一千元鈔票,恨不得要再將之撕得更碎,好發洩埋藏內心的血海深仇。


*     *     *
「我有個好消息要通知大家,我們公司在上星期的交易中賺得了史無前例的多的一大筆錢呀!有整整五百萬那麼多呀!」
  「真的嗎?太好了!我們終於發達了!榮華富貴了!盆滿鉢滿了!」
Nathan凝視著自出生起十二年來把他養大成人的辦公室職員欣喜若狂地把他們珍而重之的豐厚利潤收進倉庫內,握了握拳頭,前額冒著汗珠。
*     *     *
半夜三更時,Nathan打開老闆工作桌的抽屜掏出鑰匙,插進大門的匙孔,肆無忌憚地走進公司的倉庫。
他的手電筒向他示意了那筆五百萬的位置。他的嘴角不禁向上翹了起來。
他用打火機擦起一把小火苗,然後拿木棒往那星星之火一碰,把木棒燃亮。
他舉起那火把仔細一瞅。他只願這一次真能為他報讎雪恨。
「哼!」


手上的火把擦過一大疊鈔票。一張張原來價值連城的鈔票一息間在熊熊大火中緩緩變成一文不值的灰燼。
*     *     *
「啊呀!我們的錢怎會給燒掉了的?」
「天啊!我們的命根子哪!沒了!這下全沒了!」
「慢著,我有來電……什麼?你們這趟都遭殃了?……
到底是誰,一夜間把中環所有公司的錢都燒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