錢曉敏在夜闌人靜之時來到相約的地點,可惜四周只得零星幾台昏暗的街燈,她又不熟悉這一帶,走著走著,就迷路了。
她發現了不遠處半空中橫掛著的一排日式紙燈籠,視線頓時就給風裡輕輕擺動的數個發亮小紙筒深深吸引住,整個人也就無意識地向著光源行走,竟就穿過了一層霧氣,一片意想不到的景象映進眼簾……
從她腳下延伸出一座日本橋,橋末點綴著一間閃爍著萬家燈火的裡長屋。她朝向前方走下去,來到熙來攘往的江戶城,路人皆著和服,嘴裡講日語。
她這麼一走,就竟回到日本的江戶時代了。
「請讓一下!」
一個町人揚聲吶喊。她回首一瞥,幾個胳膊粗壯的大漢正扛著一架轎車,上面坐著的,竟是……
「那個,不就是我之前飾演的大島櫻奈羽嗎?她怎麼長得跟我這般像樣的?」
轎車上的大島櫻奈羽真人與浮世繪所畫的實在有幾分出入——圖畫無法鉅細靡遺地描繪出她真人渾身散發的秀麗脫俗的動人氣息。
轎車飛快地消失於街道另一端。
「我跟她外貌這般像,別人會否就把我當成了她呢?不行,我非要找個辦法把自己遮蓋起來不可。」


她腦海中第一時間就浮現了渾身給掩上、只露出兩眼的忍者。
*     *     *
她彷效一般的忍者躲在叢林裡思索著接下來該如何在這世界求存下去。卒然,一支竹子摔到她身上。她猛地回頭,瞧見了躺在草地上的手裡劍,還有三個身穿與她同一款服飾的男生。
「是伊賀流派的忍者!想不到來到江戶還能遇見你們呀!」三人喜上眉梢,便上前來,「妳這次來江戶,身負什麼重任?」
她打了個愣怔,一下子不曉得該怎麼回應。
「我……我沒負什麼職責的,近來上頭也沒交託我幹些什麼,我來這裡就只是到處走走的罷了……」
「噢,妳真走運,我們倒有責在身。」
「是什麼事情?須要我來幫你們一把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