錢曉敏尾隨石原舞伎團的少女們來到箱根溫泉旅館。眾人脫下木屐走進食堂,在每張矮桌前跪坐下來。
「各位,因為原來的板前昨天跟我們辭了職,在開始排練之前,我們先要挑選出一位新的板前。如往常一樣,由櫻奈羽來品嘗五位應徵者的料理,並作出評分,獲最高分者可接任板前的職務。」
之後,五個男子就輪流走進來,恭恭敬敬地往錢曉敏的桌子端上他們精心炮製的和食。有的是牛肉丼,也有壽司,甚至是懷石料理。她細嚼慢嚥著,以防選錯。
首三個都是年屆四、五十歲的町人,另一人更是著名料亭的板前。然而,或許他們的手勢太正宗,作為香港人的錢曉敏實在吃不慣。反之,最後出場的那個名為清水勇介的二十四歲披甲武士的豚骨醬油拉麵卻教她喜出望外。他的風格簡直與香港人對日本料理的要求不謀而合。她吃得津津有味,吃後齒頰留香。
「櫻奈羽,他們的菜做得如何?妳認為哪一道最能令妳回味無窮?」
錢曉敏朝著清水勇介使眼色。這青年見狀,靦腆之極,未能讀懂大家閨秀的心裡話。
「清水勇介,他做的豚骨醬油拉麵最叫我難忘。」
果真是自己,他登時喜形於色,趕緊拼命鞠躬。
「櫻奈羽小姐,真是萬分感激妳!我承諾必定會維持我做菜的水準,絕不會教妳失望!」
*     *     *


「澄香!妳終於回來了啦?我們在這裡等了妳許久了!把情報找來了沒?」
「什麼情報?」
「嘎,妳傻了嗎?就是我們之前跟妳說的刺殺大島櫻奈羽的計劃嘛!」
「你們說什麼?要刺殺我?」大島櫻奈羽聽罷,渾身猶如觸了電,急忙掏出太刀作自衛,「快說!你們是什麼人?」
「難道言下之意,妳就是大島櫻奈羽?」
*     *     *
「麻由子,妳幹什麼不吃?味道不好嗎?」
「妳不覺得這新來的板前的料理做得很差勁的嗎?」
「是嗎?怎麼我倒不覺得的?」
「不只是麻由子,連我也吃不下去了,天天都要硬吞掉這些垃圾,我寧願不吃了!」


另一天……
「哇,今天的菜搞什麼,味道竟來了個一百八十度轉變!」這回換了是錢曉敏把筷子放下,臉露厭惡之情。
「嘎,妳倒不喜歡我們推薦的板前的手勢?櫻奈羽呀,妳近來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口味竟跟從前迥然不同了,偏好吃些難吃的?」
*     *     *
「澄香!」
大島櫻奈羽在日式庭園後樂園向著錢曉敏飛奔,錢曉敏見狀,好生奇怪。誰料,大島櫻奈羽就向她扔錢曉敏之前給她的忍者服。
「櫻奈羽……發生什麼事呀?妳傻了嗎?」
「傻了的是妳!快說,妳是不是早就計劃好了要殺掉我的!」
她這麼一說,就提醒了錢曉敏——她竟把之前和忍者們的約定忘光了。
「我……我……」


「妳不必支吾其詞了,是妳的忍者同伴告訴我的!我現在後悔了!誰叫我心存貪念,以為可以一圓忍者夢,想不到與一個跟自己長同一副臉相的人交換身分,是真可以惹火燒身的!
我以後也不會再跟妳交換角色,我要取回本來就屬於我的大島櫻奈羽的身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