錢曉敏黯然離別了石原舞伎團。她漫無目的地在城下町踱步,漸感飢餓,竟率先想起了清水勇介做的菜。
清水勇介他給打發後不曉得如今身在何方了?他身為武士,會否就在幕府?
於是,她一家一家店鋪地打探起來。
「咦,妳不就是大島櫻奈羽嗎?」
然而冒失的錢曉敏,卻忘了像剛來到的時候把臉掩起來。
「原來江戶還有另一個跟大島櫻奈羽長得極似的女生的!」
而這消息也給傳遍了整個日本,固然也傳進了清水勇介的耳裡。
*     *     *
因為一碗豚骨醬油拉麵,欣賞者與被欣賞者那怕是要遊遍全日本五街道,亦要找回對方。
「澄香!」


直至富士山下,她終可再次聽見他的呼喚了。
她急不及待扭過頭來,瞥見了清水勇介欣喜若狂的神情。
*     *     *
日落以後,錢曉敏坐在屋台,穿回羽織袴和服的清水勇介站在自己面前,端上他親手做的豚骨醬油拉麵。
「你竟還記得我最喜歡吃這個!」
「我怎會忘記,世界上就只得妳一個說過我做的菜好吃!」
她大快朵頤,想不到還能再吃到這樣的味道。
「要是我永遠都能吃到這樣的味道就好了……」
「妳每晚都來吃吧,我會給妳留位置的!」
她和他相視而笑。


用膳後,兩人來到隅田川旁的廟會。她四處張望江戶的人們興致勃勃地享受烤雞肉串、御好燒、章魚燒、關東煮等日本街頭小吃,小孩子則為著大人交給他們一支棉花糖或是吃下會透心涼的刨冰而樂不可支。她也瞅見了人們跪在屋台的水池,手握捕魚網奮力將金魚撈起來,然後為著大功告成而手舞足蹈。
她更發現了一個掛滿繪馬的木架,便上前取了個空白的,將心底話寫下來,讓之永遠留在歷史長河裡本來已經流逝了的江戶時代。
「讓我看看妳寫了什麼!」他讀罷,愕然轉向她,「原來妳……是來自未來的外國人?」
「是的,來了江戶這麼久,我開始想家了。」
他帶她來到碼頭。
「回到屬於妳的年代的那艘船每年只會在這裡開一次,今夜剛巧會開。」
不消一會,木船自遠方駛來,她踏上甲板,卻拉住了他的袖子。他怔了一怔。
「你不要走,我捨不得你。」
她嗚咽起來。
他心裡知道自己委實不可跟她前往她的時代,但他又何嘗捨得送別這個難能可貴的知音人。


「這是送給妳的,願妳回到未來之後,仍能記得江戶時代一切美好的回憶,我也永不會忘記妳曾經這麼賞識我的廚藝。妳相信我,我一定會加把勁改善我在烹飪上的不足,令全日本的人都能像妳般愛上我做的菜,然後把我的獨家秘方傳授予我的後裔,世世代代,直至妳能夠再次品嚐我研發的豚骨醬油拉麵!」
她嫣然一笑,接過他的御守,便鬆開了手走進船艙。她找了個靠海邊的座位,回頭跟他揮手,直至他消失於江戶的海岸線上。
她抬頭,瞥見了星空正綻放著五光十色的煙火。木船在隅田川上緩緩前行,和她此刻的心情一樣依依不捨。
木船走了一整夜。第二天破曉之時,海面上昇起巨大紅日,把天與海都照得紅彤彤。木船穿過水中的鳥居,又是一層霧氣,她定過神來一瞧,維多利亞港岸上的中銀大廈、國金二期、灣仔會展等的一片最熟悉不過的景象迎面而來。
她終於回到自己真正的家——現代的香港了。
儘管如此,她連自己也不敢相信,臉上卻滾下了一滴淚來。
她張開手掌,幸而清水勇介送贈的御守仍在。她告訴自己,以後無論到哪裡去、做什麼事情,她都要攜著這御守,如同江戶時代的所有就常在自己身旁一樣。
她把御守緊緊的握在掌心,就朝著現代都市裡成千上萬的未知數勇往直前。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