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二十四日,印尼蘇門答臘島海面突然捲起前所未有的千尺浪,將東南亞各國夷為平地。遇難者走避不及,被印度洋寡情薄義地吞進其窮坑難滿的懷內。倖存者朝四方八面逃生,管不了變成殘垣斷壁的家園,也管不了親人。
然而在天崩地裂一刻幸而他仍是緊握著她的手的。
災難來襲前他倆正安坐在泰國布吉的家中收看電視音樂節目,聽中國歌手演唱廣東話歌曲「愛是最大權利」。雖然讀不懂歌詞,但感人肺腑的旋律,還是教他們聽得如痴如醉。
而事實上,他們總有一天會讀懂的。
*     *     *
兩人張看曾經熟悉的四周,連一棟像樣的建築物也找不著。食水供應中斷,電供應亦然,小鎮瞬間一無所有。哀鴻遍野,皆是萬念俱灰。他們一個個魚貫被送進收容所,他倆也是。
「哥,我們以後怎麼辦?」
「別怕,珂甄噶,我們且走一步看一步,將來的事情不必急著想。」
收容所的生活看似不錯,每戶人家一領草席必不可少,而且日用品齊備、三餐俱全,更不乏消遣活動。
儘管如此,怎也算不上是正常生活。


*     *     *
「珂甄噶,我們這趟獲救了!聽說有個香港人到這裡來了。他想帶我們這些災民回香港,還答應了會給我們工作!」
「香港?那是什麼地方來的?」
「香港妳也不知道呀?尚記得教科書上說過,那是一個車水馬龍、人聲鼎沸的國際大都會,交通四方八達,人們豐衣足食,是一片福地。」
十九歲的若托邁.欽鐸席地而坐,在滿目瘡痍的景象前無拘無束地在腦海構築起華燈璀璨的花花世界。在赴港謠言傳遍災區之際,他彷彿望見從前只在字裡行間若隱若現的迢迢的東方之珠變得越來越真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