珂甄噶.欽鐸試圖擺脫趙博安的桎梏的想法已不是首次。這世上會有多少個辦法,她就試過了幾多次。
譬如是那一次。
家中所有可能發生危險的物品都是深藏不露的,可她前陣子花了九牛二虎之力還是把打火機偷來了。
這次,她躲在房間中把戰利品從唯一能替她守秘密的箱子中掏出來,然後在房間裡踱步,瞧瞧哪裡會是最適宜「施工」之處。為使她的目標人物都能得悉到,她最終挑了門口。
她跪下來,點火,拿火把往門框一湊。旋即,小火苗往上攀爬,越發成長,長大成烈火,整扇門陷進了熊熊火海。
「救命呀!起火了!」
為免被發現,她把打火機拋出窗外,才往外邊喊叫邊逃生。
「起火了!快逃呀!」
屋內其他人見了,一併隨她逃亡。房子冒出的濃煙越來越多,波及周邊的其他房子,整個山頭都被灰幕重重籠罩。
她的大好時機終於到了。她趁各人幾乎伸手不見五指,慌忙逃離他們的視線範圍。


然而由於終日足不出戶,她對外面的荒山野嶺一竅不通。走著走著,更似乎迷了路。
「珂甄噶!珂甄噶!妳在哪裡呀?」
什麼?
忽然,四周竟響起趙博安的聲音!
不會吧!我分明已逃脫,怎會還能聽見他的呼喚的?
珂甄噶.欽鐸,妳別怕,那只是幻聽而已,是妳自己太憂心會被抓回去才會聽見的!
她在森林中左穿右插,馬不停蹄地往可以走的路走,但最終還是給一隻手抓住了肩膀。
「救命呀!」
「珂甄噶,妳別怕!」趙博安把她緊摟進懷內,「妳知道嗎?自我知道家裡起火了,我多擔憂妳會遇害呀!現在妳沒事我就能放下心頭大石了!」
且慢,他幹嘛沒嗔怒的?難道他尚未知道火是誰放的嗎?


「剛才的火把妳嚇住了吧!別怕!火已給撲滅了!我回去後定會嚴懲那放火的僕歐的!」
嘎?他竟不知道放火的其實是我?
「唉,剛才那混蛋真是的,居然暗中在後花園點火!」
後花園?她想起了,剛才逃難前,她把打火機往後花園拋了。
*     *     *
除了仰仗梯間的廣告與耳口相傳外,經驗告訴若托邁.欽鐸,他還須於網上多作宣傳。其實香港潛滋暗長的色情網站浩如煙海,他一下漁翁撒網就能把自己推廣到天涯海角。
「聽說砵蘭街XX大廈那裡有個不錯的小子叫Dicky,只得十九歲,說一口不地道的廣東話,長得玉樹臨風,在床上搔首弄姿,我看著真是忍無可忍了,就和他來了一頓乾柴烈火。過程中他不知怎的揮汗成雨,肌膚上閃爍著水珠,那些濃郁的男子氣概教我鼻血都要拼命流出來了。還有他的那雙柔情似水的眸子……啊!我說不下去了,再說我今夜又要再找他去的了。」
這般的留言不勝枚舉,他看著也真的見慣不怪。他明明只是個初出茅廬的,卻竟可馬到功成、一鳴驚人。他自己也不知道到底是怎麼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