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望朋友?」
「是的,阿安,我以前在泰國曾經結識一個香港朋友,今天突然記起了她…」
「不是不可以,只是,僕歐們必須隨妳出去,」趙博安裝模作樣地把珂甄噶.欽鐸抱住,「我希望妳會明白我一直以來並非是在囚禁妳,只是我清楚外面的世界有多黑暗,我不想妳在外面的世界再受到任何傷害罷了。」
「我明白,我明白的,」她也裝腔作勢起來,「你要找人來保護我,我無任歡迎!反正我在外面人生路不熟,有人載我去多好!」
她轉身離開,他笑裡藏刀,她也笑裡藏刀。
*     *     *
她首次登上趙博安的車,首次踏足九龍。
根據她在網上搜集的資料,有一條稱作砵蘭街的街道,能助她一臂之力。
「夫人,妳朋友住的地方真殘舊!」
「多管閒事!」


瞧見那僕歐露出半信半疑的神情,她想她的計畫已上軌道了。
她要求車子在夜店林立的位置停下,令僕歐們更甚疑神疑鬼。
「我自己一人上去就行了!」
「不行的,夫人,趙先生下令我們必須盡力保護夫人妳的!」
「別這樣啦,好不好?」她竭力掩飾,「要是被我朋友看見我被僕歐圍繞著轉,她會不曉得我發生什麼事的呀!」
從小到大她都是個潔身自愛的孩子,不與聲色犬馬為伍。這次她踏足紅燈區,心中雖是負罪引慝,但這負罪引慝既然是能拯救自己擺脫趙博安的魔掌,也變得何樂而不為了。
「寂寞嗎?來找帥哥伴妳渡過今夜吧。」
牆上貼滿了流鶯與牛郎的海報,然而唯獨是那一張的那一句攝住了她的目光。
「寂寞,我當然寂寞了。終日被困於一個我不愛的富豪手中,他的錢雖多,他給予我的榮華富貴雖多,我的內心卻一天比一天寂寞。」
她被海報迷倒,幾乎忘卻自己是肩負重任的。她拾級而上,在昏天黑地的走廊前行,原本勉為其難的責任彷彿成了心甘情願的追求。


她找到了那位「帥哥」的單位,便按下門鈴。
她的心跳急速得從不這般飛快過。
「嗨,小姐妳好,我是……」
「哥?!」
「珂甄噶?!」
欽鐸兩兄妹分離後,首次於以色情業聞名的砵蘭街唐樓四目交投。
「珂甄噶!我終於找回妳了!妳怎樣了……」
牽腸掛肚的人終於回到自己身邊,若托邁.欽鐸頓時感激流涕,便伸出手來想與她相擁。豈知,她竟把他狠狠推開。
「別碰我!」
「珂甄噶,妳……」


「我怎麼會在這裡遇見你的!」
「我!……」
「你什麼時候變成這樣的!不可能,你不可能幹這種事的!」事情尚未真相大白,她的眼淚已經先行奪眶而出,「哥,我對你很失望!」
「不,珂甄噶,妳聽我解釋,事情不是這樣的……」
「我不聽!你還會有什麼理由?好端端的是不會當牛郎的!」
是的,妳說得沒錯,好端端是不會當牛郎的,但妳又可知道,我當牛郎是為了妳嗎?
然而那一刻,她已經把雙耳緊緊掩上,他想說,也欲言又止。
良久,她將盈盈秋水抬起,朝著他傳達一個個憎厭的信息。
「我沒有那樣的哥。若托邁.欽鐸,我不想再見到你!」
說罷,就把門砰的一聲關上。
要找的人在眼前一閃即逝,他感覺到自己與妹子一同回鄉的夢想只不過是曇花一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