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問這個多少錢?」
有一個顧客拿著一個兔子形狀的擺設走到玉亭面前。
「讓我查查看……四百元一個。」
「四百元這麼貴?我還是不要了。」
「不打緊!」
顧客放下不買的貨品離開後,她要把它們放回原位。不過這次,她卻一直拿著它不捨得放回原位。
「怎麼上面的圖案這麼面熟的?」
她仔細地讀下去,終於讓她想起了。
「這些不就是尋寶圖上的字嗎?」
尋寶圖,她真是幾乎忘掉了那張長長的尋寶圖。這次再次讓她看見它上面的字,她尋寶的決心又再來了。


可是,那張珍貴的尋寶圖已經消失了!
「喂,你在看什麼?想偷懶嗎?」
突然,老闆娘走過來叫喊她。
「對不起!」
她只好迫於無奈把擺設放回原位。
「這是要放在哪裡的呢?」
她在架子上搜尋了一會兒,突然讓她發現了更厲害的東西!
「咦?原來還有別的擺設也有尋寶圖的文字?」
她數了數,連同她手中的兔子,總共有十件擺設都是印有尋寶圖的文字的!
「鼠、牛、兔、蛇、馬、羊、猴、雞、狗、豬…這不就是十二生肖了嗎?不過,怎麼會欠了龍和老虎的?不過也不打緊吧!反正我上次只讀了尋寶圖的一點兒,現在總算是比不能再讀下去好吧!」


她環顧四周,確認老闆娘不在之後,便把這十件擺設拿到自己一直坐著的收銀處,逐個讀了起來。
「哦,原來是這樣,第一段是印在老鼠身上的,這段我已經讀過了,之後第二段印在牛的身上……」
為免老闆娘會突現回來,她以最高速掃讀下去。
「我想中間的好幾段該不會太重要吧,只要我能找到地址就行了,不是嗎?」
直至她讀到小豬身上的字,她終於看見地址了!
「寶藏就是在…林士站?有這個地鐵站的嗎?」
她於是用手機上網搜尋一下。
「原來上環站最初是打算叫做林士站的!而如今,這個轉車月台尚存,只是位於上環站裡一個嚴禁進入的地帶?」
一讀到「嚴禁進入」四個字,她就馬上失望了。
「要是真的嚴禁進入,那我不就白費心機了嗎?不行,既然已找到寶藏的位置,我就一定要堅持到底!」


她再次讀一遍小豬身上的字,看看可會有辦法進入林士站。
「『由於林士站是嚴禁進入的地帶,因此必須以特別的方法攻破它,而這秘技就寫在第三及第五段』?第三及第五段,不就是印在龍和老虎的身上嗎?天啊!為什麼最重要的內容偏偏就印在這裡沒有的那兩個擺設身上?」
忽然,她聽見老闆娘的腳步聲,便以九秒九的速度將其餘十個擺設放回原位,然後端端正正地坐在收銀的位置,假裝什麼也沒有發生過。
同時間,她也想到了一個點子。
「老闆娘,我想問那套十二生肖擺設的龍和老虎什麼時候會返貨?」
「妳問來幹什麼?」
「是這樣的,剛才有顧客說想買。」
「哦,我想大概是一星期之後吧,返貨這些事情從來都不穩定的。」
什麼?一星期之後?那我不就已離開這裡了嗎?
從那時起,她知道她跟寶藏是沒緣份的了。但是那個神秘的林士站,她真的一直都忘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