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媽,妳相信我吧,我真的不是有心放火的,我連打火機也沒有帶,又怎能放火呀!而且,我真的沒有戴什麼有色隱形眼鏡,妳每月也只不過給我二百元零用錢,這又怎麼夠買一對隱形眼鏡呢!」
「阿媽當然相信你,你是乖孩子來的嘛!你是很循規蹈舉的,是不是?」
「所以,這一定是眼疾,一定是因為我的眼睛患了重病,才會發生這一連串的怪事!」
鬥虎和母親從北角站上車,直至到達上環站時下了車。
「鬥虎呀,你儘管放心吧,我這次找給你的是眼科名醫,他一定能夠醫治你的!」
兩人走進了信德中心,登上了十一樓。
「就是這間診所了!」
母親指著其中一間診所,門上掛著的牌子寫著「列德艾.柴爾德萊克.布拉克維舍德醫生診所」。
「列德艾.柴爾德萊克.布拉克維舍德……這醫生的名字,怎麼這麼長的?難道他是外國人?」鬥虎心想。
他一推開門,就被眼前的景象嚇住了。


「嘩,這是什麼地方來的?怎麼這麼像科學怪人的實驗室的?阿媽,我們是不是來錯地方了?」
「沒有呀,地址明明是這樣寫的!」
他只好懷著疑惑的心情走進去。趁母親替他掛號的時候,他走到一旁坐下,並拿些雜誌來看。他一打開,竟看見裡面滿佈古靈精怪的字句。
「這些是什麼來的?是達文西密碼嗎?……慢著,我好像在哪裡見過的?」
「鬥虎,輪到你了!」
「哦!」
他只好暫時放下那些神秘的字句,跟隨母親進入醫生房。
他們一推開門,竟看見……
「什麼?是個小孩子?!」
他打量起這個坐在桌子面前,穿著醫生白袍的小孩子,無論怎麼看,他分明就只有七、八歲,根本就不可能當醫生!


「鬥虎,不准對醫生無禮!」
鬥虎心想,這到底是什麼怪地方,母親怎會帶自己來這裡的?
「龍鬥虎,你好,你有什麼不舒服?」
「我前幾天發現自己的左眼不知道為什麼變成了會發光的綠色!」
「吓?會發光的……綠色?!」布拉克維舍德露出驚喜的表情,他拿出放大鏡來,仔細地望進鬥虎的左眼。
「030684?…這個編號真面熟!」
「什麼編號?」
「我說的是你眼睛裡的編號!」
「你真是胡說八道,」鬥虎不以為意,「我的眼睛裡面又怎會有字的!」
「有!會發光的綠色眼球底下是有編號的!不過,我實在覺得這個編號真的很面熟,而且更是我一直在尋找的編號……」


鬥虎和母親真是聽得一頭霧水,同時間,布拉克維舍德從書櫃上拿出一本很厚的書,他翻了一會兒,就在某一頁停了下來。
鬥虎好奇地看看那是什麼東西,竟看見那一頁紙跟他的左眼一樣,都在發著綠色的光!
「030684!真的是你!」布拉克維舍德站了起來指著鬥虎,神情十分兇惡。
「你到底在胡說些什麼呀!我以前都不認識你,我們又怎會有仇的呀!」
「對呀,醫生,你到底在說什麼呀?什麼眼睛的編號,又說什麼認得我兒子!」連母親也覺得很不可思議。
「030684,你來告訴我,2016年5月8日上午9時48分,你在哪裡?」
「你說是上星期日早上?還未到10時,我是在前往教堂的路上,大概是天后附近吧!」
「那麼,當時你有沒有在地上發現了什麼?」
「地上?」他努力地回想,「啊,好像真的有!我記得那張寫滿怪字的廁紙了!」
「什麼怪字,什麼廁紙!」布拉克維舍德憤怒地拍桌子,「你怎能拿這麼難聽的字眼侮辱我的尋寶圖的?」
「尋寶圖?哈哈!我真沒猜錯,你真是個小孩子來的,那些玩意兒,你真的當真!」鬥虎被逗得大笑起來。
「你真是小覷了我的尋寶圖!」說著,布拉克維舍德的眼睛變成了會發光的紅色,鬥虎一看,嚇了一跳,「我親手寫的尋寶圖,又豈是你這種凡夫俗子能明白的!」
「醫生,我拜託你言歸正傳吧!」母親也忍耐不了,「你能告訴我,我兒子到底是患了什麼病嗎?」
「你兒子沒患上什麼病,」布拉克維舍德的嘴角向上翹起,「只是,凡是親眼目睹過尋寶圖的人,他的眼睛都會變成這樣!」
「那麼,能夠復原嗎?」


「說得沒錯,醫生你知道嗎?正是因為這隻眼睛,害得教堂以為我戴了有色隱形眼鏡,要趕我離開!」
「你這可惡的凡夫俗子!」布拉克維舍德越來越憤怒,「你呀!你拿了我的尋寶圖去廢紙回收,我還未懲罰你,你還敢跟我談復原?」
「喂!我是無辜的,你不要冤枉我!」鬥虎覺得他很沒道理,「我怎麼知道你那張尋寶圖是真的!」
「所以我便說你是凡夫俗子囉!凡夫俗子就要受我懲罰的了!」
「你要怎樣對待我?」
「讓我來告訴你,其實我是個黑暗巫師!我擁有世上所有的魔法,我想怎樣處置你,我都可以!」布拉克維舍德甚至開始從人的外形變成怪獸,「我要你的眼睛一生一世都是這個模樣!不僅如此,你的整顆眼球都要變成黑色,是最可怖的那種黑色!可怖得,全世界人看見你,都不得不馬上躲開!他們要把你當作妖魔鬼怪,永遠也要害怕你!」
說完,他一向鬥虎的臉揮手,鬥虎的左眼眶內就變成了一大片黑色,而且還有黑色的液體從眼瞼流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