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這天起,玉亭不用再上班了,因為她之前欠老闆娘的已經還清了。剛好今天是星期六,她終於可以休息一下了,便一睡就睡到十一時。
「唉,還是起床吧。」
她一走出房間,就看見了飯桌上放了一張便條。
「噢,原來我忘了,阿媽今天要帶阿哥去看眼科醫生呢!希望他的病可以治好吧!」
站在一個人也沒有的家裡,她忽發奇想。
「我好像很久沒有偷進過阿哥的房間了,不如就趁他今天不在進去看看吧!我真想知道他有沒有女孩子追求!」
她推開門,環顧鬥虎的房間四周,當然找不到什麼被女孩子追求的證據,但是他書架上的兩個擺設吸引住了她。
「咦,這兩個…不就是我之前一直在尋找的龍和老虎嗎?原來阿哥他有!」
她把它們拿下來,就看見它們的底下貼著一張便條,上面記錄了這兩個擺設是鬥虎的朋友送的。
她小心地撕開那張便條,好讓自己能看到全部的字。


「我找到那個攻破林士站的秘訣了!原來,就是要帶這兩個擺設前往現場!」
*     *     *
  「鬥虎!鬥虎!你要去哪裡呀?」
  「妳不要跟著來!」鬥虎狠狠地推開母親。
  「兒子他怎會變成這樣的?」母親擔憂得皺起了眉頭,「他平時完全不是這種態度的,怎麼看完醫生之後,好像變了另一個人似的?」
  現在的鬥虎連外貌也不再像從前的鬥虎了。他不僅是左眼變了黑色,會流出黑色液體,更是連內心也徹底改變了。他不再喜愛他的家人,也不再是個思想正直的少年。
  他離開信德中心後在干諾道中上緩慢地走,在他眼裡所看到的人和事都已變成黑色。他多麼的想摧毀眼前的一切,好成全他黑暗的內心。所以,現在就只欠一個可以引起他發怒的導火線。
  突然,一個非常熟悉的人在他的眼裡出現了。她束著曲髮雙馬尾,臉上掛著天真的表情,跑起來真是嬌俏可人。
  她,就是他從前最愛的妹妹。
  咦,慢著,她手裡拿著的是什麼?他走近去一看……


  「龍玉亭,妳幹什麼拿著我的東西?」
  被哥哥發現了,玉亭心急如焚。
  「對不起,阿哥,其實是這樣的,我差這兩件擺設就可以找到寶藏了!」
  見鬥虎的表情仍然很嚴肅,玉亭覺得很奇怪,因為平時來說,就算是冒犯了哥哥,只要向他撒嬌,他便不會生自己的氣。
  「阿哥呀,我知我今次頑皮,但是這個寶藏對我來說真的好重要的唷!你就原諒我這個阿妹一次,好吧?其實我好愛你的!」
說完,就如常親了親鬥虎的臉頰。
「滾開!」
「阿哥,你…你推我?!」玉亭坐在地上望著自己親愛的哥哥,完全不敢相信剛才的是他做的。
「阿哥,你怎麼了,我不是已經跟你道歉了嗎?」她悲傷得哭了起來,「如果是以前,無論我做得有多錯,你都不會向我動粗的!為什麼你會突然變成這樣的?為什麼呀!」
「妳這個無聊的丫頭,我不知道妳在胡說什麼!」他的表情是多麼的冷酷無情,「總之妳快點滾開,不要再碰我的東西,否則我對妳不客氣!」


「阿哥!」她繼續坐在地上哭鬧個不停。
鬥虎彎下腰來,一碰到跌在地上的兩個擺設,雙手就生出火來。
他咬牙切齒地望見這兩個情如兄弟的朋友送他的擺設如今身陷火海,心裡依然無動於衷。
然後,他用力一扔,把它們拋出馬路。星星之火一碰到車子和瀝青路面就蔓延起來,不消一會,整條馬路都陷入了熊熊火光。
「嘩!這裡發生什麼事呀?」
「火燭呀!快打999!」
周圍的人正要慌忙逃生,火就越燒越旺,令信德中心一帶的一大片地燒得不剩可以站立之地。最終,不論是路面的行人還是馬路上的車子,都因為地陷而跌進了地底下面。
「地底下面……不就是上環站了嗎?……」
還沒說完,玉亭就跟其他人和車一起跌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