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我覺得我的校服開始有點緊了。」
「是嗎?一定是因為你又長高了!」母親扯了扯他的衣領,「讓我看看你這件裇衫的碼數!」
達康正想把裇衫脫下來,母親就馬上阻止他。
「我不是說過了,你不可以胡亂脫衣服的嗎?」她帶他走進睡房,並關上窗廉,「你一定要在沒有人看見的地方才可以脫衣服呀,你要好好保護自己嘛!」
「哦,知道。」
母親望著只穿著背心的他,不禁擔憂起來。
「要是她將來都還不記得這個道理,我只怕她遲早會蝕底。」
第二天早上,母親帶著達康來到逸東邨的商場購買校服。
「你好,我想買大嶼山官立小學的校服。」
「請問是要男裝還是女裝?」店主把兩款校服同時展示出來。


「男裝。」
母親回應得很不滿,自己的兒子分明就長著一副男孩子的臉,店主沒理由會問這種問題的。
店主正在尋找合適的碼數時,母親注意到達康正在目不轉睛地注視著女裝校服,但是,她不知道他背後的用意是純粹對它很好奇,還是很不忿氣。
事實上,達康的心裡是充滿了疑問的。他知道自己本身就應該要穿這套女裝校服的,但不明白為什麼他在八年的生命裡都不需要這樣做。
不久,店主找到達康的碼數了,「小朋友,你去試試看吧。」
「哦。」達康聽話地進入更衣室換上他穿慣了的校服,再走出去讓母親看看。
「嗯,穿起來很合身!老闆,就要這一套吧。」
達康再次進入更衣室把校服脫下來。
趁著這個無事做的時候,店主主動跟母親聊天。
「你的兒子長著一副娃娃臉,要不是他的頭髮剪得那麼短,我真還以為他是女孩子!」


「是嗎。」
「你兒子長得那麼可愛,不當女孩子就真是可惜了啊!」
母親敷衍地回應著,因為她心底裡根本就不認同店主的話。這麼多年來,從來都沒有人提出過這種質疑的,無論是誰,都認為達康長得跟其他男孩子沒有差別。甚至是生下他的時候,醫生都說差點被他男孩子般的模樣欺騙了。
她相信,她的孩子根本就是個男孩子,不然她這麼多年來,也不會敢把這個謊話一直說下去。
達康出來了,他把校服交給店主,母親付錢後,便盡快拉著他走。
「達康,我們以後也不要光顧這間店子。」
「為什麼?」
雖然是這樣問,但其實剛才店主說的話,達康在更衣室中都聽得一清二楚。
*     *     *
今年,達康十歲了,他一直都在參加的興趣班安排他學習游泳。


「嘩!今天很熱!」
小男孩們從更衣室出來,每個都是一樣的,都是赤裸著上身,下身只穿著緊身的泳褲。
「咦,奇怪了,不見阿康的?」寧遠問銘灝。
「我也不知道他去了哪裡!」
「你也不知道?你不是他的死黨嗎?」
作為死黨,無論是什麼,達康都會告訴銘灝,唯獨是今天,他並沒有交代。
當大家正在議論紛紛著到底達康發生了什麼事的時候,達康真的來了,不過他並沒有像其他小男孩那般穿著泳衣,而是穿回T shirt 。
「咦?阿康,你為什麼……」啟諺走上前問他。
「我今天不舒服,不能游泳。」
說完,就坐到一旁,看著其他小男孩在水中嬉戲。
第一天,大家當然不會覺得這有什麼奇怪。但是當他們發現每一堂他都是以不適作理由而不下水,他們就開始質疑起來了。
「阿康,」回到泳池的大堂後,銘灝走到達康身邊,「大家都覺得很奇怪,為什麼你每次都會不舒服?」
「不舒服便是不舒服,有什麼好奇怪的?」達康的心跳有點加速。
「但是你平時都很少不舒服的呀!為什麼偏偏就是在來上興趣班的時候不舒服呢?」
達康一時想不出藉口來,卻見銘灝把手放在自己的肩膀上。


「阿康,我是你的死黨來的,如果你有什麼難處,為什麼不能告訴我?」
「你說什麼難處?我沒有任何難處!請你不要誤解我,好嗎?」
達康不想再說下去了,便垂下頭繼續閱讀手上的鋼彈漫畫。
「你回答我,你是害怕游泳罷了,對嗎?」
銘灝索性拿走達康的漫畫書。
「喂!還給我!不要胡亂取去我的東西!」達康咆哮起來。
「如果你只是因為害怕游泳,我可以私底下慢慢教你。只有我和你兩個人,沒有人會取笑你的!」銘灝苦口婆心地說。
「我不是這個原因而不游泳的,我真的只是不舒服而已!」達康開始忍無可忍,「阿銘,如果你還當我是死黨的話,請你相信我!」
說完,就用力從銘灝手中奪回自己的書,卻用力過大,把書撕破了。
「對不起!」銘灝知道是自己先奪去人家的書的,才主動道歉,「我…我現在去買一本新的給你!」
「不用了。」達康平靜地回應,「反正要道歉的該是我,而不是你。」
「為什麼?」
達康站起來,神色凝重地望著銘灝。
「原諒我,我是有心隱瞞你的。」
說完,就轉身離開了泳池。


銘灝目送著背叛自己的死黨,心裡既憤怒,又擔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