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入青春期後的這一天,兩個好朋友偶然來到了東涌大會堂。
這時,銘灝留意到牆壁上的一幅海報。
「喂,阿康,你看!」
「什麼來的…男子歌詠團招募?」達康的雙眼亮了起來。
「我記得你想參加很久的了。」
「是呀!以前我們這一區並沒有男子歌詠團,我想參加也不行!」
「那麼,我們明天就一起去試音吧!」
第二天,他們前往大會堂的後台報到。
「在取錄你們之前,我要先測試一下你們是否具備歌唱天分。」歌詠團的總監翁千醉對他們說,「現在請你們輪流出來,唱出指定的歌曲。」
於是,男生們便一個一個地站到人群面前獻唱了。


「唉,阿康,你說,他們的歌唱技巧這麼高超,而我們不過是對唱歌有點兒興趣而已,又怎會成功被選中呢!」
那時候,達康卻不是在想這些。他聆聽著一副又一副渾厚的成熟男聲,真是心生羨慕。
輪到銘灝了。他光是走到眾人面前就已經覺得緊張了,一唱起歌來,更是頻頻走音。人們聽得不斷大笑,千醉則在搖頭,肯定是在評分紙上連續打叉了。
儘管如此,他畢竟是一副已經開始變低沉的男聲,不像達康那般……
「司徒達康,輪到你了。」
他還在發呆,連銘灝唱完了也不知道。
在群眾的掌聲響起之時,他走到房間的正中。面向這麼多人,他發覺到自己絲毫也不緊張。
他覺得很奇怪,「我又不是經常表演,為什麼會不害怕站在人群面前?」
或者,是因為他有生以來,就一直是在飾演著一個角色,這樣其實跟做舞台劇是沒有分別的。而現在,他只不過是須要飾演一個歌手罷了,這又有什麼好令他恐懼呢!
他在心中數了四拍,便開始打開嗓門唱歌了。


當他的歌聲在房間裡傳揚開去時,全場的人都聽得目瞪口呆。
包括他的死黨銘灝,還有達康自己,也是同一個反應。
「怎麼他的嗓子,這麼像女孩子的?」
不必由他人開口,其實達康心裡頭一早就是這樣覺得了。
直至他唱完最後一個音符,他便馬上回到座位,打算盡快解釋一番。
「其實事情不是你們所想的那般!我今年才十三歲,只是因為還沒有變聲,唱起來聲音才會這麼古怪!」
「十三歲還沒有變聲?不會吧!」其中一個男生說,「我九歲就已經開始變聲了!」
「我反而認為他已經變聲了,」另一個男生說,「只是,他的聲底分明不是男聲,而是女聲,一副在發育的女聲!」
「難怪我剛才聽著,就不禁聯想到某個女歌手的聲音了!」
被這麼多人議論著,達康心裡真是不好受。可是,令他不好受的不是因為被人取笑。他寧願他們繼續說他的嗓線像女生,因為至少,他們不會想到他其實真的是個女生。


*     *     *
「果然!」
讀過電郵後,銘灝滿臉不在乎地倚在椅背上。
「阿銘,你在說什麼?」
「我在說歌詠團那件事呀!我落選了!」他指了指電腦螢幕給達康看,「你呢?你看了結果沒有?」
「現在就看!」
其實從來就只有達康一個想進歌詠團,銘灝只不過是在陪伴他而已。所以,達康才是最焦急的那個。
一看……
「怎樣了?」
「跟你一樣。」
銘灝望了望好兄弟的表情,正想說些安慰的話,達康就轉身準備離開了。
「喂,阿康,你去哪裡?」
「我去找翁小姐!」
說完,就踏出了圖書館,向著鄰近的大會堂出發。
「翁小姐!」


「司徒達康,你找我?」
「是的,翁小姐,我想跟妳談談有關歌詠團的事情。」
「你是…不滿意我的評分,對嗎?」
「我不是不滿意,只是想來告訴妳,其實,我是誠心誠意很想進歌詠團的。」達康認真地說,「我自小就很喜歡唱歌,可惜這麼多年來我們的社區一直都沒有男子歌詠團,現在這個機會來了,我就很想好好把握。翁小姐,請妳相信我吧,我一定會努力唱歌,不會令妳失望,請妳給我一次機會吧!」
「達康,我明白你很想加入我們的歌詠團,」千醉親切地對他微笑,「但是你想想看,要是每個應徵者都是這樣說,然後又這樣央求我們便可以輕易加入歌詠團,我們還需要試音嗎?還需要評分嗎?」
「倒也是,」達康失望起來。他想了想,「那麼,翁小姐,妳能告訴我,到底我哪裡唱得比別人不好?」
「你不是唱得不好!我聽過那麼多人唱歌,怎會分不出呢!你很有音樂天份,而且嗓線生來就很適合唱歌。」千醉輕輕慨嘆,「只是,我相信你自己也很清楚,你的嗓線比其他應徵者都要高……」
一聽到這最刺耳的一句,達康的心馬上沉了下去。
「你明白嗎?這是一個男子歌詠團,成員全部都是男孩子來的,九成九的人的聲音都是低沉的,如果突然間有一個人的聲音特別高,那你叫他們怎樣遷就你呢?還是只有你一個唱高音?不過,你認為整首歌聽起來會和諧嗎?」
「OK,翁小姐,我明白妳的意思了,」達康悔氣地說,「妳想說,高音就是有罪,對嗎?」
「達康,你怎能……」
「如果純粹關性別事,」他眼裡盪漾著淚珠,「索性讓我進女子歌詠團那邊唱吧!反正裡面個個都是女生,嗓線也不會低到哪個去,那就不必像妳說的什麼要遷就,又不會不和諧了!」
「達康……」
「事實明明是這樣,我不想勉強。我只知道如果當初我的身分證沒有說謊,我會活得更自在。」
「達康!」


他說完他要說的話,就自己離開了。
「又高音又女子歌詠團,難道這暗示了……她是假小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