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天是星期六,二十二歲的達康一大清早便前往東薈城,因為今天有一家新的動漫旗艦店開張了,將會發售限量版的電子遊戲《死亡戰爭》。
他一來到現場,就看見了許多跟他一樣喜歡動漫的男孩子,正在排隊等候入場。
他數了數站在自己前面的人,「也只不過得五、六個,原來我真的來得很早!相信一定能買到夢寐以求的遊戲的。」
那麼站在自己後面的人呢?他趁著無事好做,就轉頭好奇一下後面的人龍有多長。這時,他看見了一個非常熟悉的面孔,就排在比自己後幾個人的位置。
「是阿銘!」
他本想走過去叫他,但是排著隊又不能走開,站在原地喊又怕太遠。
「算吧,還是進場買完後才叫他吧!」
突然間,一個打扮得非常嬌俏的女孩子走到隊伍中間。
「竟然有人想插隊!」
他繼續觀察著她想怎樣,最後,她在銘灝身邊停了下來。銘灝一看見她,臉上就表露出驚喜之情。他伸出手來,摸了摸女孩子的臉。女孩子歡喜地跟他耳語了好一會兒,令他哈哈大笑,兩人接著便擁抱了起來,甚至接吻。


銘灝也已經是個二十二歲的青年,其實學人談戀愛該是很天經地義的事。不過達康看著看著,心底裡,竟然流出了一陣酸酸的感覺!
他自己覺得很奇怪。這到底是什麼感覺來的?「為什麼我一看見阿銘跟另一個女孩子有親密關係,我的心就不舒服起來了?
難道,我對阿銘有意思?」
「不會的,」他以非常細小的聲音跟自己說話,「司徒達康,你是個男孩子來的。你瞧你的臉,做了二十二年人,樣子依然是跟一個普通的男孩子沒有分別;你又聽聽你的聲線,雖然不及一般的男性那麼低沉,但至少很中性,比一般的女性來得低沉。」
「司徒達康,即使妳要戴著束胸帶生活,即使妳每個月都會被『大姨媽』打擾,妳也不是個女孩子!妳又怎能喜歡上阿銘呢,妳又怎能『搞Gay』呢!」
儘管他怎樣安慰自己,儘管他從性格、體能,到興趣都跟男孩子一模一樣,說到性取向,他實在瞞騙不了自己。
眼前的銘灝,他已經認識了十六年。論交情,他倆真的很深,外人都說,他們簡直像一對親生的兄弟。
銘灝固然也是這麼想的。達康對他來說,只是今生最要好的好兄弟。
但是近來達康卻不是這樣想了。銘灝對他來說,不只是死黨那麼簡單。他覺得自己對銘灝,已去到了日久生情的地步。
當然,我也是個女孩子來的,也會想跟男孩子談戀愛的!


說完,就忘掉了限量版電子遊戲,走開了隊伍,順從著他內心的真我,向著自己傾慕的男孩子前進。
「咦?阿康!」
「阿銘,我……」
「你幹什麼還站在這裡?你不是說過很想買《死亡戰爭》的遊戲很久了嗎?快去排隊吧!」
「不…不是……我……」
凝望著銘灝把陌生的女孩子的肩膀擁得緊緊的,他真是有個衝動要把兩人扯開。
「我……我沒事……」
「快去排隊吧,你再不快點,就越排越後的了!」銘灝輕輕推開他,「到時你買不到,你別埋怨我沒提醒你啊!」
「不用了,我…我都沒打算買……」
說完,就轉身走了。


「Honey唷,那個男孩子到底搞什麼,說話吞吞吐吐的,真是個怪人!」女孩子對銘灝撒嬌。
「他本來不是怪人,只是個我認識了很多年的兄弟。不過這幾年,我發覺他越來越古怪,好像在隱瞞著我許多事情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