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天的時候,寧遠和啟諺邀約了銘灝一起到梅窩遊玩。
「啊呀!今天的天氣真好!」
「是啊!陽光這麼燦爛,我們不如去沙灘曬曬太陽吧!」
「好建議,我們可以順便看看有沒有美女!」
他們來到了著名的銀礦灣,遊人果然不少。他們坐在太陽傘下面,優哉游哉地喝著冰凍的飲品,一個又一個穿泳衣的美少女在他們眼前掠過,就像看走馬燈一樣,每一個都這麼吸引。
正當銘灝看得入了神的時候,忽然有物體撞向了他的椅子。他垂頭一看,原來是有人把沙灘球不慎打到他身旁了。
「不好意思!」這時,有個女孩子走過來。
「這是妳的吧!……」
銘灝撿起了沙灘球,正想交給那女孩子時……
「阿康???!!!」


「阿銘?!」
銘灝被嚇得從椅子跌到沙地上,他拼命地按著心臟,只怕它會跳出來。
眼前這個胸部豐滿、擁有曲線體態的比堅尼少女,竟然長著達康的臉孔!
「妳……就是司徒達康?!……還是,妳只是恰巧長得像他而已?」
「我真的是司徒達康!」達康也很慌張,「我是認識你,歐陽銘灝的嘛!」
「不可能的,我的好兄弟司徒達康,絕對不可能是個女生來的!」銘灝的眼睛還是睜得很大,嘴也一直合不上。
「阿銘,你聽我解釋……」
「不…不用了!」銘灝緩緩地爬起來,「其實,我最近都有這種懷疑……妳現在不就給了我一個最佳的解答嗎?……我只是一時接受不了而已……」
「是的……我們也接受不了……」寧遠也被嚇得臉也變青了,「我們平時實在看不出,而且從來也沒有想過妳竟然會是個女生……」
「對不起,我本來也沒有打算告訴你們的。想不到我們這麼有緣,今天竟會在這裡遇見。」


「阿康,妳為什麼要假裝男生?難道妳就不能用真面目示人嗎?」銘灝的神情非常失望,「尤其是我,我跟妳相識了十六年,妳為什麼一直都要用這個假面具來跟我相處?妳為什麼要騙我呀?」
「我不想的,這不是我的主意。」達康見事情已經被揭穿了,只好將真相交代出來,「在我媽還未生下我之前,我那個思想非常守舊的祖父,說我媽無論如何也要誕下男生,好讓我們的家族可以傳宗接代。不過結果往往不如人意,我媽懷著的原來是個女生。那時候,我爸也想過如實告訴祖父的,但是又怕他老人家一知道真相,要麼就嚇得馬上心臟病發,要麼就大發雷霆趕絕我們三個,只好硬著頭皮瞞騙他,替我剪了個短短的髮型,買給我的玩具都是機械人和車子,衣服也是男裝,連身分證也是寫男性的,生怕會有一點線索被祖父發現到。
不知道是不是連老天爺也幫助我們,我竟然長著一副如假包換的男生臉孔,令整件事情毫無破綻。
儘管如此,我的身體仍然是女性。平時在外面對人,我已經習慣了自己的身分是男生。不過在寂靜無人的時候,我還是會拋開這些束縛,讓自己做回女生。」
聽著聽著,他們幾個都被打動了。
「阿康,妳為了成全妳那個無理的祖父而犧牲自己,我覺得妳實在是太偉大了。」銘灝拍了拍她的肩膀。
「偉大?阿銘,你說得太誇張了。」達康微笑起來,銘灝忽然覺得她這個樣子很甜美,「平時要戴那麼久束胸帶,確實是有點辛苦的。不過我的性格那麼男孩子氣,我又怎會覺得做男生是一件辛苦的事呢!不過……」
「不過什麼?」
「你知道我是女孩子後,會不會嫌棄我,不再和我做朋友?」
銘灝大笑起來。


「當然不會啦!雖然我確實是少了一個好兄弟,不過我也多了一個好姊妹嘛!我這個好姊妹既跟我打同一隻機,又跟我砌同一款模型,和我那麼投契,我又怎會捨得離開她呢?」
說完,達康和銘灝就相視而笑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