餐廳裡,這張桌子坐了四個二十五歲的大男孩。
第一個男孩叫做洪寧遠,他正在觀賞電視機播映的足球比賽。
第二個男孩叫做鍾啟諺,他正在低下頭玩手機裡的電子遊戲。
第三個男孩叫做歐陽銘灝,他正在閱讀鋼彈模型雜誌。
第四個男孩叫做司徒達康——不,不要叫她做男孩,她已經在領取成人身分證時將性別改回女性——她正在填寫一份參選表格。
「阿康,你在做什麼?」洪寧遠見她在一邊寫一邊用手遮掩著,便想關心她。
「沒什麼的…」司徒達康把表格搬到更遠。
「什麼事這麼神秘,是在寫色情小說嗎?」鍾啟諺說。
「還是在處理國家軍事機密呀?」歐陽銘灝說。
「沒事呀!…真的是沒什麼!」


司徒達康越是這麼說,好友們就越好奇。他們三個索性奪過去一看……
「什麼?!
你想參加香港小姐?!」
三人臉上立即表露出極度驚訝的樣子。
「喂呀!頂!」司徒達康氣憤地吼叫,「我哪有說過可以讓你們知道!」
「那你既然要去參加了,遲早全世界都會知道的啦!」
鍾啟諺這麼一說,司徒達康這才意識到自己內心的一個巨大的障礙。
「沒有辦法,也許,我根本就沒有勇氣公開這件事。」
三人對她友善地微笑起來。
「你這個想法,我們明白的。」洪寧遠說,「你明明是個女孩,卻又不能做女孩的事情。」


「不,這世上沒有不可能的事情!」司徒達康倏地站起來說,「從小到大,我的女性身分都被粗暴地剝奪掉。
我這次決意參選香港小姐,正是為了讓自己做一件只有女性才可以做的事。
我一定要成功,因為我天生就是一個女性!」
她雖然說得很精彩,三人卻看似很不在乎。
「怎麼了?你們豈不是在心底裡嘲笑我吧?」
「你是我們的好兄弟來的嘛!我們怎會嘲笑你?」歐陽銘灝拍她的肩膀說,「我們只是替你擔心而已!」
「擔心我的什麼?」
「還要我們說得那麼坦白嗎?你自己該也知道的呀!」洪寧遠慨嘆著說,「我們擔心…唉!…你的模樣會被全香港人拿來作笑柄呀!」
「你們以為我不知道?」司徒達康苦笑說,「不過…我毫不懼怕。」
三人好奇地凝望著她。


「因為我相信,」她的表情忽然變得很倔強,「就算一個女孩長著一副男孩的模樣,她仍然可以表現出女性的美麗!」
見她這麼有自信,三人都感到很欣慰。
「那麼,阿康,你要加油了!」鍾啟諺緊握拳頭說,「我們會支持你到底的!」
「我們期待總決賽那一晚在電視機見到你呀!」歐陽銘灝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