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無線電視正在進行著2017香港小姐競賽的初選。
將軍澳電視城的一個大房間裡面,放置了一個簡樸的舞台。超過一百個界乎十八至二十八歲的女孩,正在輪流走上去行Catwalk。
為了搏得評判們的青睞,她們都悉心打扮,既有成熟韻味的,也有像清純學生的,更有動漫可愛風格的。
總之,全部都是充滿女性氣質的。
「下一位,156號的…司徒達康?!」
評判在讀出她的名字時,他也擔心自己是否看錯——這明明是個男性名字。
「什麼?!名字這麼像男孩的?!」
坐在台下的參賽者正想開始討論她的名字時,她真人一登場,她們就連她的名字也來不及理會了……
「嘩!」
「發生什麼事呀?!」


「怎會有個男人的?!」
無怪乎,全場的人一抬起頭,就看見此刻在舞台上行Catwalk的竟是一個梳男裝髮型,穿T-shirt、三個骨褲和球鞋的男人。
穿成這樣都還可以是個女孩,但最大問題,是她的臉孔根本就是男人的臉孔。
「喂!你們有沒有搞錯到什麼,」其他參賽者們走向工作人員投訴,「這明明是個女性的選美活動,怎可能准許男人來報名參加的!」
「這位參賽者……」工作人員翻開手上的文件來看,「她是女性來的……」
「女性?他哪裡像個女性?」參賽者們擅自走上舞台湊近司徒達康,「他根本就是個男性!」
被這麼多不懷好意的目光盯著自己,司徒達康這時才意識到這是多麼的難受。但為了堅守之前在好友們面前談的理想,她在心中告訴自己要忍耐到底。
「喂!臭男人,你別在這裡搗亂吧!」
「你是不是本來是要去參加香港先生的呀?你來錯地方了!」
「別說你這樣魚目混珠是為了結識女孩呀!」


「就算魚目混珠也拜託你扮得似女人多點啦!橫看豎看都是男人,哪會有人信你是女人呀!」
*   *   *
「什麼?!他是個女孩?!」
「天呀!她是我這生見過有史以來最醜陋的女孩!」
「她這副尊容,想嚇死我們電視機面前的觀眾嗎?」
「明知一定落敗都還來參選,她真是笨得要命!」
……
「唉!不要再看了!」
「喂!」
司徒達康猛然一回頭,就看見洪寧遠搶走了她的手機。


「你怎麼這麼傻的!」洪寧遠激動地說。
「什麼?你的意思是我的這個參選決定很傻,是嗎?」司徒達康嘆息,「阿遠,你把它認了吧!」
「不!」洪寧遠高聲叫道,「我從來都沒有反對過你的決定,我只是很不明白為什麼你要看這些網上留言,令自己這麼沮喪!」
「不,我一點也不沮喪!」司徒達康冷靜地說,「這些都是我預見的結果來的。
我心中早已有一個計劃,現在發生的事情,只是成功的前奏。
假如我有機會晉身決賽,那一晚我將會來個大翻身,令你們每一個眼前一亮!」
見當事人比自己更能沉著應戰,洪寧遠開始對她產生了難以言喻的欣賞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