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景言視角》
頭很痛……
我……我在哪?

冰冷的觸感從凹凸不平的正方形小階磚傳到手臂及臉頰,烙印了一個個井字在皮膚上,更傳來陣陣的刺痛。睜開雙眼,只見到異常陰暗的走廊,這裡是剛才我和阿源、梓桓追那幾個2B班學生的地方。原先打鬥的血跡不知何故地已經消失得無影無蹤,就連被燒毀的位置都完好無缺,學校好像有自動修復的能力一樣。

由非封閉式後樓梯的缺口可以見到外面天空染上紅橙色,已是將近黃昏了,看來我都昏迷了一段長時間。想不到那幾個中二生竟然大發慈悲地留下我的性命,但明明他們對着阿源、梓桓就是多麼的殺伐果斷,可以狠下心腸。

如果不是我沒有阻止阿源魯莽地衝過去或者他們就不會死。



如果我們有考慮到「異能者」這個無聊遊戲已經開始了,結局就會不同。

如果明哥是派肌肉控制類的人來,而非我們三個綠卡藍卡,就可以反敗為勝了。

可惜一切都沒有如果……

我掏出口袋那張還未被我折斷使用的藍色卡牌,暗金色的字體寫着[時間旅遊者] ,聽起來好像很厲害似的。但其實我要找到其餘四個有同樣技能的人才可以使用,現階段根本毫無實際用途。苦笑了一下,我便向距離較遠的前梯進發,回去靠近前梯的5A課室。回去跟明哥報告行動失敗的原因,順便投訴他的專制和安排不當。

我扶住牆壁慢慢地站起來,身上幾處著地的位置都隱隱作痛,稍微定神幾秒鐘就開始一拐一拐地走向前梯。才剛走到3D課室門口,後方突然傳來機器碰撞的聲音。大約是由圖書館傳來的(3C班對面,周景言後方),可能只是電腦跌落在地的聲音而已。但這個理由實在太薄弱了,連我都無法說服自己,一台電腦又怎會無緣無故長出腳跳樓呢?



想到這裡,我趕緊加快腳步走。忽然,圖書館傳來一聲鬼魅般的低吟,彷彿戰場上將死之人所發出的呻吟,後腦勾頓時起了雞皮疙瘩。與生俱來的同理心和好奇心驅使我走過去查探,但該死的理智無法支配腦袋,明知那裡極可能有危險都被好奇心牽着鼻子走。

走到圖書館門外,我伸手緊握門把,正準備拉開大門。理智奪得短暫的操控權,令我鬆開了手。但下一秒同理心又向我高興地打招呼。

推開門的一瞬間,一股混合血腥味和不應該存在的汽油味入侵鼻子,令我下意識地鬆開手,掩住鼻子及翻騰不已的胃部。門發出了呯一聲的巨響,我緩緩退後幾步靠牆深呼吸。就算裡面有人都應該命不久矣了,對不起。我透過門上兩扇小窗戶對漆黑的圖書館在心中道歉。

「咇咇咇咇咇……」不祥的密集鐘聲從四方八面傳來。「嗄……」圖書館中好像有某種東西蘇醒了。

「砰!」大門連同附近的牆壁爆開,碎片噴滿地,我連忙用手保護頭部。
一隻怪物從破洞爬出,牠看似是嚴重失誤的實驗品,半是野獸、半是機械,野獸那一部分像是被人隨便放在金屬支架上,稍大動作便會四分五裂。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