牠的身軀宛如巨大蛞蝓,在不見五管的頭上有一兩條強伸出來,粗得像鋼根的毛髮。怪物全身的黏液反射着走廊微弱的亮光,身上有一些機械胳臂,胳臂上插上各種武器,有嚇人的長針、有放射強光雷射燈、不安份地一開一闔的爪子和鋒利的大刀。

黏稠的唾液從扭曲醜陋的臉龐上一個可能是嘴巴的洞口流出,血紅色的光束鎖定了我的位置,四周的牆壁彷如被塗上鮮血,十分詭異。怪物歪頭望着我(可能只是純粹地歪頭,我根本看不見牠的眼睛) ,和猛獸打量獵物無異。

「要走la,周景言……夠啦,唔好望呀!」理智重新取得控制權,制止我看着怪物發呆的行為。
在這種情況下,理智還可以回到腦袋已經是很了不起的成就了。不知為何明明後梯只在我旁邊,但我不想走那邊,後梯很危險,會有事發生。

怪物仍然歪頭看着我,金屬胳臂開始向我伸來。我用右腳踩着左腳的鞋跟,把皮鞋鬆開一半,吊在腳上。然後發力拋向後梯的方向,發出咚一聲。怪物被聲響吸引過去,整個龐大的身體大幅度地轉過去看。

是好機會!



我拔足就跑,但只有一隻腳穿鞋非常不方便,令我跑到一拐一拐的,拖慢速度。花了半秒鐘脫下另一隻鞋,握在手中以防不時之需。幸運的是怪物仍在後梯抓起鞋子,把它撕成碎片,還未發現有一塊鮮肉已經逃跑了。

【距離前梯五米】
五樓有我班的同學,我的朋友,全部都在五樓的課室。明哥可以用他的紅卡「職業拳手」來保護我、拯救我。
【距離前梯三米】
怪物已經發現了我,金屬胳臂和磚地摩擦產生吵耳的喀嚓聲。但樓梯口只是近在咫尺,我有種感覺就是一踏上樓梯就可以逃脫了。
【距離前梯兩米】
喀喀喀喀喀喀喀喀喀喀喀喀
嚓嚓嚓嚓嚓嚓嚓嚓嚓嚓嚓嚓



摩擦聲愈嚟愈大,愈嚟愈近。但希望就只是離我廖廖幾步。
【距離前梯0米】
為…為什麼會這樣的?

一道堅固牆壁牢牢地封住樓梯口,接駁口完美無暇地接上地面和天花板。怪物因來不及剎車而一股腦兒撞向牆上的儲物櫃,發出砰砰的嘈音。但時間不容許我震驚。不必多想,我的目標很明確:後梯!

我出盡飲奶之力衝過怪物身旁,牠發出低沉的嘰嘰笑聲,然後牠身軀一捲,迅速地彈起來。趁着這個機會,我將另一隻鞋準確地掉向牠那張臉,令牠失了一下平衡。但這一下幫不到我太多,只花了半秒,熟悉的喀嚓聲又從後方傳來。

比剛才更密集、更大聲、更可怕。


【距離後梯一米】
快到了!快到了!短短幾十秒內我再次感到難得的喜悅和希望。

這個時候,我運用助跑奮力一跳意圖跳上樓梯。就在雙腳剛跳離地板,怪物的爪子抓住我落後的右腳跟。阻力改變了航道,身軀飛向樓層之間的缺口,襪子被找住後順勢逃離了我的腳。雙手在空中亂抓,前一秒的希望和喜悅一掃而空。

我雙腳撞上了牆壁,上身因衝力而向前傾,連帶着下半身飛出了校園。淡藍色的電網就在眼前,我用手擋着臉。但火燒般的劇痛,肢解了我……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