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預期中的慘叫並沒有出現,我微微睜開眼,只見May在不知何時跳上了木桌,以蜘蛛俠的姿勢低頭半蹲着。’熊’撲了個空,瞬間氣勢減半,眼中的戾氣和嗜血也隨之而消失。他似乎也察覺到事情不妥,不敢妄自發動攻擊。

「亞馬遜!」3B一個女生在沉默了一陣子後站起來大叫,她的臉上多了一些黃色和白色的彩繪,皮膚也變得深色。
女生旁邊的人都呆了,她卻沒有任何表情。只是舉起了木工鋸,散發着強大的氣場和壓迫感。她出乎意料地把鋸子插進旁邊一個男生的脖子,不偏不倚地中了動脈,頓時血流如注。

「Anna你做咩殺阿焰呀?」那個叫作阿焰受重傷的男生正被芒琳按着傷處,眼淚自從Thomas飛起後就沒停過。
‘熊’很自然把攻擊對像放回在May身上,朝着她伸出熊爪一頓猛揮。但May手執一束黑色包膠電線,當成繩子在空中揮舞,纏着了’熊’的足部。他想用爪子割斷電線,但電線韌度顯然比一般麻繩要好。第一爪沒割斷,May用力一甩,他便被摔到半空,橫過整間木工室,跌在窗前痷痷一息了。

「呀!!!」站在張芒琳旁邊女生崩潰地尖叫,May秒間轉移目標到她身上。
May奮力一揮,電線變成毒蛇,劃過半空,咬在女生腳上貪妄地纏上,肆無忌憚地吸血。又一是一甩,一抹白影越過空中,跌在’熊’的身旁。



那個Anna比起May更是瘋狂,畫上彩繪的眼睛沒有一絲光采,只是盲目地拿着鋸子又是斬又是砍,對自己朋友和同學毫不留手。眼見敵人已經敗退了,站得較前的數個男生用動用自己的技能去棒打落水狗,把餘數不多的仍然站着的中三生擊倒後,才把昏迷重傷的全都扔到雜物房中,Patrick 更是用了九牛二虎之力把飛來飛去的Thomas捉下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