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tie察覺到二人的火藥氣味便拉着我和Patrick進3A課室,留給他們一個空間。他們班有足足32人,並沒有任何人死和失蹤,所以剩下的座位不多。我本來就和Katie Patrick 不算是朋友,因此我只站在電腦桌那個角落,百無聊賴地拿出「肢離破碎」的手機查看。

屏幕顯示的時間停留在它砸中蟑螂的時間,裂痕仍舊冒着少許紫黑煙。但除此以外,手機的情況一切如常,應該沒有被蟑螂附身。不然每晚要和蟑螂一部分的靈魂作伴,我倒不如跑上天台跳樓自殺罷了。想到這裡我不禁打了個寒顫,手中的電話看起來就更加可憎了。
「你發咩癲呀?」陳浩昇一拳打在……門上,憤怒地大叫。
反之阿康則一臉淡然,毫不在乎。陳浩昇好像察覺到在背後竊竊私語的人群,便拉開門,到課室外談……我的意思是打架。

「Hello,請問你哋有無嘢食呀?我個friend 成朝食得一塊薯片,佢已經開始胃痛啦!」一個女生可憐楚楚地問我們。
原本聊得正高興的Katie和Patrick都轉了過來,氣氛一度降至冰點。最終Katie尷尬一笑打破僵局,從口袋拿出一根小食部拿回來的巧克力能量棒給女生。

「砰!」門外又有動靜了,兩個黑影在外面拳來腳往,不少人都一窩蜂跑到窗前吶喊助威。


「怕唔怕有怪?」我皺着眉頭問,但明顯沒有人打算回應。
「估唔到昇爺平時文縐縐咁,打起交上嚟都幾勁。」一個站在窗前咬着百力滋的男生說。
「昇哥好型呀!」一個小迷妹眼冒心心地說,旁邊的女生也跟着傻笑。
「膚淺。」我翻個白眼,為甚麼世界會有如此低能無知的人。
「因咩事打交呀?」Katie問,二人雖一點都不熟但在之前的班際壁報中都算有交流,自然會八掛一下。
「男人嘅嘢唔係女人就女人㗎啦!」Patrick 坐在旋轉椅上向後傾,差點跌個四腳朝天,惹得我和Katie不留情地恥笑。

不過有甚麼女人都夠令阿康和兄弟翻面呢?他身邊的女性朋友離不開是我和我的朋友了。而我們這群人除了Joey有些吸引力以外,我們都有點…咳…不忍直視。並不是說顏值低,而是性格上完全找不到令異性喜歡的一點。

「喂!有隻嘢跑緊過嚟!」其中一個男生拉開窗探頭驚叫。


走廊有一隻身材魁悟的灰黑色怪物朝門外’抱成一團’的阿康和陳浩昇跑向,但他們好像仍未發現即將逼近的危機。
「唔好打呀!快嚟呀!!」我在最靠近門的窗戶喊,心跳隨着怪物的到來而跳得越來越快。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