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門!」Patrick 命令,他正單手舉着教師桌,對準了門口。
陳浩昇遲疑着,開門有機會擊退怪物,但更大機會令全班陷入赤裸裸的危機。身為主席,就要為班中的同學負責任,不可以任意妄為。

「開門。」阿康發動技能,一頭灰狼影子憑空出現,狼眼散發紅光殺氣,黑影為他兩手注滿力量。

陳浩昇再沒半點猶豫,往鬆脫的門把一扭,老鼠便跌在課室的地上。阿康二話不說撲到牠身上,一雙狼爪在牠軀體上肆意摧殘。
「阿庭出嚟幫手!」

一個矮小的男生把自己倦縮起來,背後有海龜的綠影,他身上也形成了一個半透明的綠色龜殼。男生朝門前毆鬥的怪物和阿康「滾」過去,就像打保齡球一樣把他們推了出去。



「紅卡綠卡嘅出去幫拖!你哋幾個,」陳浩昇指着我「返去班房,拉埋阿康返去!」
語音剛落,數個技能夠強的男女生都走了出去。其中一個手執水瓶像個流氓一樣的男生喊打喊殺地跳出窗戶,亦有一個頭上長出羚角的女生,用四肢高速衝了出去,兩角不偏不倚刺上老鼠身上。但當然願意幫忙的人只佔少數,近二十多人都躲在桌椅下驚惶失措、哭哭啼啼。(「媽咪呀!我好驚呀!唔好殺我呀!」一個強壯的男生窩在角落大哭)

「有無長棍之類嘅嘢?」Katie問。
我的目光落在櫃子旁邊的掃帚,是長棒型的武器。我把掃帚遞給她,她擺出了格鬥姿勢,掃帚的尾部夾在了她腋下,散發着中古世紀北歐騎士的風範。她以掩耳不及雷的速度衝了出課室,重擊在老鼠身上。

Patrick和我趕緊跟上,面對怪物,我的藍卡完全發揮不到作用,只可以躲和跑。
「走啦阿康!」我拉住了戀戰的阿康,和他一起逃命。
還未停用技能的他,一下抱起了我(嚴格來說是把我扛在肩上),以高速離開了戰場。媽的!這個劇情實在殺我一個措手不及!



狼的奔跑速度,自然是人類無法比上的,轉眼間就回到留堂室外。
「紅都臉晒……」我小聲地自言自語,迴避着所有人的目光。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