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16:02
「小年你塊面做咩紅晒嘅?」Moon大聲地問。
我兇狠地瞪了她一眼,但她卻繼續嬉皮笑臉。

幾分鐘後,Katie和Patrick都前後腳走進留堂室,臉上很明顯是強忍着笑意,彷彿自己不是在逃命,而是採訪了某台男明星的感情生活。我氣沖沖地坐在賢仔旁邊,在一張A4紙上胡亂塗鴉。

「言歸正傳,我哋發現咗一隻新嘅怪物—老鼠。唔怕火。」Katie用了數分鐘平復心情後說,芯培正忙着把她的話用粉筆寫在黑板。
「說好的聯盟呢?」
「……」阿康尷尬一笑。



坐在留堂室角落的我無意加入話題,這兩天發生的事夠我寫一本小說了或者畫一本漫畫。有神奇力量的卡牌、困着我們的電網、三不管的空間、暴戾的怪物,明明我應該感到恐懼,感到害怕。但在內心最深的位置,那個深得如地下室的地方卻沒有絲毫應有的感受,甚至有些……亢奮。

有誰不想生活不再一成不變?每天待在課室扮乖巧,抄筆記,聽着沉悶又難懂的理論和文言文,真的愉快嗎?不!我已經忍受夠每天戴着虛偽的面具,扮演着其他人以為的角色,那個文靜、中文成績又好的女孩。太無聊了,也許策劃所有事的始作俑者在給我們一個衝出鳥籠的機會。那為甚麼我不把握這個機會呢?

但下一秒我又被這個可怕的想法嚇到了,臉上的表情在不經已間僵了僵。
「你喺度笑咩呀?」一個我不太喜歡的女生程紀靜問我(她就是昨天聽到雷聲尖叫的婊子之一)。
「無…無嘢呀。」我心虛地避過她的質問,轉過頭看另一邊。

手摸上剛剛不自覺地笑起來的嘴,怎麼我會有這種想法的?抬頭一看,卻見到阿康在Joey旁邊衝我一笑,我也微微抽動嘴角回應。



好尷尬……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