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佑年視角》
17:45
天色已經全黑了,從第一日開始,這片天就一直都烏雲密佈,令人很是鬱悶。Moon和阿康都出了去打怪,希望今日不會有人死吧。
「打怪呢件事!需要從長計議!」留堂室的門被康打開。
「聽日去校務處偷啲口罩喎。」Tony嘻皮笑臉地說。
到底發生了甚麼事?

很快,離了隊的Moon便走到我和賢仔旁邊,把在一樓發生的事一一道來。看來蟑螂是一種有智慧的怪物,懂得不用現身出現,就能嚇跑敵人。
「算啦,反正而家喺呢度除咗日日食零食充飢、你哋隨時都可能會死之外,都幾好玩呀!」Moon打趣道「日日返學淨係坐喺度聽說,悶到嘔呀!」
不愧為我志同道合的閨蜜!


「咁唔該有咩事嘅你哋要保護我,呢度得我一個喺遇到其他人圍毆嗰陣會死。」賢仔說。

我在有危險時,只需要隨便進入一個人的意識,消失在現實即可。
「圍嘔?」Moon故作驚訝地問。
「圍毆……」賢仔無奈「不過圍住你嚟嘔好似恐怖啲!」
我們三個又再度笑了起來,只要我們三個一直待在一起,有甚麼事是值得我們害怕呢?

19:30
入夜以後,大家都不想再離開課室了,除了婊子程紀靜和黃美娜中途去了洗手間以外,再沒有人出過去。大概是入夜的校園特別陰森,基於那些亂七八糟的心理效應,而令人對夜晚感到恐懼。



眾人似乎已經習慣了這種危機四伏的生活,開始在留堂室中談笑風生。唯一的問題就是糧食,第一天羅雨韋偷來的食物已經所剩無幾了,規則又說會定期給我們食物,甚麼時候才有呀?

「哇!」Katie像是碰到燙手山芋一樣,從教師桌上跳了下來。
教師桌揚起了波浪紋,整張桌都在波動,很多人都怱怱向後退,避開它。桌子的波動只持續了半分鐘,當它靜止下來後,廣播又開始說話了。
「為獎勵在頭三天積極付出嘅班別,現正分發食物給傷害值首十名嘅班別。班別為:5A 3A 2B 5D 4A。由於其他班別仍未有傷害值,因此並不會獲分發。祝大家好運。」廣播的依然是那把一早錄下的女聲。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