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呀呀呀呀呀呀!」温凱浚發出了痛苦的尖叫,他就好像一個在尖叫的太陽,全身發光發熱地被吊在半空。
師搏風見狀,便把著了火、勒着他的樹莖收回土地之下。那個太陽「砰」的一一聲跌在了地上,奄奄一息。

「明哥要出手啦。」我富有興致地看着温凱浚,相信賴明謙應該很氣憤自己的手下竟如此窩囊。
其他四人看了我一眼後,便紛紛注視着地面。
「廢物!」說時遲那時快,賴明謙怒不可愒的聲音從温凱浚倒下的位置傳出。
原本打算前去取他性命的趙正儀也收起手心的星火,停在原地,微微抬起頭,高傲地看着他倆。

賴明謙彷彿完全不把這場戰鬥放在眼內,他在身上還燃着火點的温凱浚面前單膝跪了下來。作為土系魔法師,面對氣場如此強大的賴明謙,自然不敢造次。就好比一群拿着槍的小混混對着殺氣滿滿的黑幫老大一樣,連大氣都不敢喘一口,更別說是開槍。



師搏風想上前阻止,他還要靠土系魔法師,合力消滅趙正儀。但趙正儀又豈會給他這個機會,她在對着他在半空畫了一個圓圈,一個又高又熱的火牆就以圓圈圍着他。在趙正儀眼中,賴明謙這種人才稱得上她的對手,哦,也許我都配做她的對手吧。

「明…明哥……」温凱浚喉嚨像卡了一口血痰,不上不下的,說起話也異常沙啞和難聽。
賴明謙托起他的頭,居高臨下地看着他。他低聲在胖子旁邊說了幾句話,然後他把托着下巴的手向下移,來到了頸動脈的位置。温凱浚的瞳孔猛然瞪大,意識到他敬仰的明哥是怎樣當自己是棄卒。
「咔。」賴明謙不費吹灰之力,把温凱浚的頸骨捏斷了,我彷彿能夠聽到骨頭碎裂的聲音迴蕩在耳中。

「佢係職業拳手,能夠將每一種武術的力度運用得淋漓盡致。」男生在我旁邊自言自語。
在搖曳的火光下,賴明謙重新站了起來,手中多了一張藍色的卡牌。他沒有一分一秒的猶豫,拆斷了卡牌。卡牌噴出一道明亮的藍光,連帶着一些黃啡色的虛影圍着藍光柱向上旋轉。原來魔法師的卡牌會和一般藍卡不一樣的,還真是第一次見。

那些黃色的虛影沒有飄上天空,而是被賴明謙吸入了,黃影順着他的呼吸,進入了鼻腔。他緊閉着雙眼,似乎在享受着全身被注入力量的感覺。


「阿夜,郁手啦!」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