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五個人花了四分鐘順利來到MMLC門前,二樓應該是沒有怪物巢穴的,暫時很安全。
「Kyla,用你嘅技能睇下一陣會咩事發生。」阿康告訴過我,Kyla的預知技能分為大預言和小預言,小至可以見未來五分鐘可能會發生的事。
「嗯。」她冷淡地點頭,然後看着MMLC的防火門一抖。
我見到她的眼睛掠過很多畫面,她開始預言了。

趁着這個空檔,我連忙拉着三人說我的計劃。
「一陣我會先拉開度門, Hinson你要先解決第一個出現喺門前嘅人,Tony上去掩護Moon,Moon就負責救人。救得一個得一個,不惜一切代價都要救返賢仔。」我敢說我們四個最想救的都只有賢仔,當死的不是和你親近的人,那又有何所謂呢?

言罷,我上前按着門把,心跳得比剛才面對明哥時更加快。我要做的是拉開大門,然後弄暈隨便一個人,讓他們三個戰力上去救人。Hinson已經站在門前,準備好了。



我閉上眼,點一點頭,然後使勁地拉開了門。忽然想起我好像遺忘了一個人……
「等陣!」Kyla一手把Hinson向往後扯,一把鎅刀驚險地掠過他的前額,差一點就頭破血流了。
Opps,我很成功地忘記了Kyla的存在。Hinson惡狠狠地盯了我一眼,然後就按照計劃衝了進去,把那個用鎅刀劃他的男生斬傷。
「佢哋嚟啦!殺死咗阿滔!」一把女聲在裡面大叫,我認得這把聲,她是Tony的前女友鄭韻琪—Ella。
Tony顯然都察覺到了,臉色變得陰沉。
而且殺死是甚麼回事?Hinson不過是斬了對方手臂一下,流血流得多了點而已,怎會死呢?

但不管那麼多了,Moon已經突破了對方放在地上的椅子防線,跨了過去。我叮囑Kyla留在外面後,便一起進了去。MMLC和科學實驗室一樣大,但佈滿了電腦桌,看起來不那麼空曠。賢仔他們被拿刀脅持在房最後排的角落,2C班只派了三個人看守人質,這麼看輕我們的?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