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正盤算着該如何再一次弄暈他,但他彷彿知道我的想法一樣,指示着Ella把我雙眼矇上。
「喂!」我劇烈地郁動,想要避開Ella手上的黑布。
忽然一股寒意溜進心底,沁入腦中,讓我不由自主地停下所有動作,有如在砧板上的肉塊,要剖要剢悉隨尊便。這種感覺如同星斗巿民遇上皇帝,或是弱勢動物遇上森林之王,感受到對方那種不怒自威的強大氣勢。令人在潛意識內不敢再冒犯和反抗。

黑色的布料矇上我的眼睛,可能是黑布太薄的關係,使我能隱約看到MMLC和其他人的輪廓。Kyla被兩個2C班的人捉住帶進來,更多的人從門口走進來,高興地歡呼着。
「好Yeah,今次佢哋唔俾嘢食都唔得啦!」這把聲聽起來有點像我去年的同班同學。
「一於殺咗個主席放喺佢哋課室門口,殺雞儆猴!」冷酷無情的女聲。
「都好,睇下佢哋仲夠唔夠膽玩嘢。」挾持着賢仔的男生說。

「你哋係咪痴線㗎?我哋係同學嚟㗎!」Hinson說。


「頭先你攞把刀劈我嗰陣,又唔見你話我哋係同學?」男生哀怨地反問,握着鐵枝的手用力得連青筋都現了。
「唔好傷害佢。」Tony對男生說,這麼尷尬又別扭的說話竟然會從他的口中說出,著實令我大吃一驚。
「呵。」Ella冷笑一聲,這一笑包含了妒忌、心酸、憎恨等不可思議的情緒,一個14歲的女學生怎會因為一場puppy love而有這些情感的?
「而家唔輪到你話事!」男生奸狡地笑「揾人去留堂室同2B啲人講,威脅佢哋拎食糧俾我哋。」

其中一個人轉身出了MMLC。
「佢哋無可能會拎到嘢食俾你哋。」我故作鎮定地說「尋日遊戲俾我哋嘅三文治,早就喺其他人食飽嗰陣消失,我哋都無糧食。」
其實事實是我們把近100多件的三文治收在了Katie和班上幾個人的儲物櫃中(那些書被我們扔出電網,燒個徹底),至於留在鐵盆中就真的消失了。

我的話令MMLC中所有人都堪入一片沉默,直到那個【刀手】女生意有所指地笑起來。


「我知道你哋喺第一日搜刮咗小食部一轉,希望你哋仲未食晒啦,如果唔係我無辦法擔保你哋嘅下場。」
「大姐,都過咗咁多日啦!我哋班27個人,晨早就清晒小食部啲嘢啦,用腦諗下啦!」Moon不屑地說,唯一不懼刀劍的就只有她一個,要不是被人限制着行動,她一定有能力扭轉局勢。

「哦。」女生模棱兩可地應了聲,然後盯着矇上眼的我。

到底有誰可以幫到我們?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