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依琪視角》
12:31
我並不是愛挑起戰事,但我真的很討厭被人欺負到頭上也不能反抗。相信我,我很有經驗。而且我都明白反抗是最好應對欺凌的方法,所以坐以待斃從來都不再在我的選擇之中。
「Ok,佢哋走咗去啦,有邊個要跟我去搞掂徐衍殤?」我說。

「你之前又話大家分開行動,而家你又瞞住佢哋去搞徐衍殤?」賢仔說,差點忘了她和李佑年很好的。
「咪係,你而家即係出爾反爾啫。」美娜說。
「我哋從來無話過要俾對方知道自己嘅計劃,我亦無責任要通知佢。所以嚴格嚟講,我並無違反協定。」

「灰色地帶!」Lokky跳起來說。


「咁唔公平。」May說。
「咁你哋班女仔去跟返嗰啲無謂嘅規則囉,就好似平時返學咁從來唔破壞校規,又悶又無聊。埋藏咗成個中學生涯!」
「規則嘅定立本來就係要人去遵守,唔係俾你哋搞破壞!」張文柔說。

「規則係守定破只係一線之差,每個人嘅諗法都唔同。我嘅諗法係同意我嘅,唔想再墨守成規嘅人,即刻跟我去操場。」我打斷她們的爭辯。
班中大多的男生都走了過來,除了不作聲的方sir、Tony和沒甚麼作用的麥包以外。出乎意料地,女生中只有一個過來,那就是Joey。

「朱穎盈你做咩呀?」咸魚問。
「做我認為正確嘅事。」Joey轉過頭,眼睛輕輕略過羅雨韋「去報仇。」
「唔好玩啦,你黃卡一個……」


「譚翠茹,佢話做正確嘅事,作為朋友你應該支持佢。」我笑着對咸魚說。
「Fine,你要完好無缺咁返嚟見我。」

12:50
「紅卡嘅跟我,綠卡嘅等signal,黃卡拎武器衝上去。」我靠在樓梯底和十多個人說。
紅卡的只有Patrick和哈比(我懷疑哈比的技能是小矮人),五個人是綠卡,剩下的全是廢到爆炸的黃卡。

「賴明謙你同我落嚟!」徐衍殤瘋狂地劈着一根穿過籃球框的土柱。
「唔落!」而明哥則坐在土柱的最頂,無賴地回喊。
「咁我上嚟啦。」徐衍殤陰沉地說,然後雙腳屈典,用力一跳,跳上了兩層樓的高度。



「唔使旨意上到嚟!」明哥對下發射保齡球大小的泥球,弄得徐衍殤像猴子一樣閃避着掉下來的椰子。
「你當我馬騮呀?」徐衍殤又使勁向上跳。

「明哥做乜變到成隻小學雞咁?食錯藥?」我問。
「可能佢悶。」Patrick hea回。
「睇下,係Joey呀!」

只見纖瘦的Joey走到土柱之下,抬起頭看着徐衍殤。
「佢搞乜呀?」
她按了按土柱,然後往上一跳,幾乎是三層樓的高度。緊貼着徐衍殤的步伐,不同的,她是走在柱上,而非爬。
「佢唔係黃卡㗎咩,點解會咁?」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