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我叫柏彼得,係一個響香港讀緊中三,周圍都見得到、好普通既中學生。

嗯…至少幾個月之前仲係。

*

幾個月之前,我讀緊既中學舉辦左一個參觀團,去一個由大陸公司所建造同管理既垃圾廢物回收工場參觀,個參觀團會介紹佢地點用最新科技去處理香港同埋大灣區所收集返黎既垃圾。





我身為一個科學迷,有新科技可以參觀理所當然就梗係第一時間報名喇。

參觀當日,我地老師連埋學生大約二十人左右就去到個垃圾廢物回收工廠,聽一個講普通話講得好快既大陸光頭中坑介紹佢地用既高科技回收技術。

btw條大陸光頭中坑心口塊牌上面個名好似叫劉澤基。

言歸正傳。

講堅…其實佢講得好撚悶。





「自古以來,祖國就使用了最高科技去回收廢物…」佢所謂既高科技其實好流,我一聽就知係一啲好普通既技術,只不過佢用左好多言語藝術去修餘啫。

不過,當條中坑劉澤基介紹到一個技術既時候,我地一行二十人都屏息靜氣咁凝神傾聽。

條中坑介紹緊佢地點用佢地啲「高科技」去處理由大○灣核電廠運落黎香港既核廢料。

我真係當堂嚇一跳,然後得啖笑。

諗諗下,佢地響香港搞大陸既核廢料真係好得人驚。





「好了,你們有甚麼問題想問?」中坑用普通話問我地。

我正想開口屌柒佢響香港玩啲咁危險既野既時候,有人比我先開口。

「請問一下,你們能確保這些核廢料不會污染附近的環境嗎?」用唔鹹唔淡既普通話講緊野既係華瑪莉,我通常就咁叫佢MJ,係我既鄰居,可以講得上係我既青梅竹馬,由細玩到大。

「這個你犯不著擔心。」光頭中坑好自信咁笑左出黎,繼續用快到聽唔到既速度用普通話回答:「我們廠得到國家全力支持,用的都是最新科技,根本不可能發生意外。」

「很難不擔心呀!」呢次講野既係關黛西,佢係學校入面既女神,樣靚身材正之餘學習成績都好好:「這些核廢料就在我們香港的土地上呀,就算不發生意外,也很難避免確保環境不受污染呀!」

「美挫!美挫!(沒錯!沒錯!)」女神都出到聲,我梗係要幫拖喇!於是我托一托我副眼鏡,再用仲爛過MJ既普通話道:「腥港既環賤土地很翁二被李們烏揚!(香港既環境土地很容易被你們污染!)」

中坑伸出右手食指搖一搖:「不是香港的土地,是祖國的土地。」

屌,咁撚寸,我要繼續還擊!





就響我想開口既時候,我突然覺得右手背心一痛!

係好痛!

我即刻望一望自己既手背,有一隻好大既黑長毛蜘蛛!我本能反應一下就拍左落去,搞到成隻手背都係啲蜘蛛漿!

嘔,好核突!

我求其搵紙巾抹走左pat蜘蛛漿,見到手背腫起左一撻。

頂,真係比隻蜘蛛咬親!

同一時間我突然覺得好頭暈同好想嘔…唔知關唔關比隻蜘蛛咬中事…





頂…

越黎越暈…

隻蜘蛛係咪中左輻射…我好想嘔…但係又嘔唔出,好辛苦…

「彼得,你冇事吖嘛?」企響我旁邊既好朋友敖哈利好快就發現左我有唔妥:「喂,你面青口唇白,仲要標晒冷汗,不如我同Miss講聲先喇!」哈利之後伸手扶住我。

我辛苦到出唔到聲回應,只可以虛弱地點點頭。

「Miss Leung,柏彼得佢突然間好唔舒服呀。」哈利向住Miss Leung大嗌。

四周圍突然靜左落黎。

似乎頭先大家都響度同中坑劉澤基舌戰緊,所以除左企我隔離既哈利之外,冇人見到我突然唔舒服。





MJ見狀趕緊衝埋過黎,扶埋我另一邊…

Miss Leung都走埋過黎睇下我乜野事…

「不要緊不要緊,我們這裡有最先進的醫療設施…」條中坑繼續講。

「屌…唔好…理佢…幫…我call…白車…」比大陸野醫完…我條命仲響度既…

Miss Leung都冇理條大陸中坑照打999,點知打極都打唔通,後尾睇新聞先知班差佬話市民針對佢地,所以佢地就玩野唔聽電話…

Miss Leung唯有直接打去醫院,好快白車就到。

「Miss Leung,我陪彼得去醫院得架喇,我住佢隔離,有咩事上黎都可以有個照應。」我隱約聽到MJ自告奮勇陪我去醫院。





「咁…」Miss Leung諗左一陣,點一點頭:「辛苦妳喇華同學。我要睇住其他學生所以跟唔到車,拜託妳喇。」

「冇問題!」MJ好似好堅定咁點頭。

「Miss,我都想去幫手…」哈利都未講完已經比Miss Leung截停。

「一個去夠喇。」Miss Leung道:「況且華同學住柏同學隔離,佢去幫佢嬸嬸手都方便啲。」

嗯…唔記得左講…我細細個爸爸媽媽就響交通意外中死左,之後我既叔叔同嬸嬸就做左我監護人。

「柏同學,唔駛擔心,我啱啱都通知左你嬸嬸,佢會響醫院等你。」Miss Leung對我說道。

我虛弱咁點點頭,之後MJ扶左我去附近一張凳上面坐。

白車好快就到左,我記得我訓左響擔架床上面,MJ就好緊張咁一面擔心咁捉住我左手:「放心喇…冇事既,好快就到醫院架喇。」

正如MJ所言,架白車好快就車左我去醫院,而且我好快就昏迷左,我失去知覺之前我記得我係比人推緊入急症室。

*

我緩緩咁打開眼睛…

咦?點解睇野咁高清既?

我反手拎起副眼鏡帶上,反而濛到乜野都睇唔到…

奇怪…都係除返眼鏡先。

我覺得自己好似好精神,而且身體入面好似充滿左力量…

不過…我好口渴…

「彼得!你終於醒喇?嚇死嬸嬸喇!」梅嬸嬸慈愛地對我說道:「我去叫醫生先。」

「水…我想飲水…」我好口渴…

「嗱,慢慢飲。」梅嬸嬸斟左杯水落個玻璃杯度遞比我。

我好似平時咁伸手接過。

砰嘭!

成隻水杯竟然比我右手握碎左!

說時遲那時快,其中一啲玻璃碎彈緊去梅嬸嬸雙眼度!

我隻左手快過我個腦運作,一伸手出去一掌包住晒啲玻璃碎片!

呼…冇事。

梅嬸嬸呆左咁望住我。

「嬸嬸,妳冇事吖嘛?」我問。

嬸嬸仲係呆左一陣先答我:「冇事,冇事。」然後望一望地上既玻璃碎:「醫院啲杯真係化學…咁易碎都有既。你隻手冇事嗎?」

我望一望自己雙手,到成手損晒都只係流左小小血,冇乜大礙。

反而係我右手背比蜘蛛咬中果個傷口唔見左。

另外,到底係玻璃杯易碎?

定係我大力左?

同埋點解我啱啱好似有預感梅嬸嬸會比玻璃碎彈親,可以一手咁快接住啲玻璃碎既?

嬸嬸之後對我笑一笑:「彼得,你等我一陣,我去換過隻杯同埋叫清潔工黎掃一掃地下,仲有要叫姑娘幫你包一包比玻璃碎整親既傷口。呀,仲要去叫醫生,話比佢知你醒左!」

我點點頭,環顧四周,突然醒覺一樣野:「MJ呢?」我記得佢陪埋我一齊黎架喎。

嬸嬸微微一笑:「個傻妹陪左你成晚,我叫左佢返屋企抖下先,有乜野消息先叫佢。」

「哦…我究竟昏迷左幾耐?」我暈左好耐?

「一晚。」嬸嬸邊離座邊向我回答。

*

醫生話我冇乜事,好快就比我出院。

我返到屋企之後,先發覺自己既身體…真係變得好奇怪。

除左之前所述,我個人反應快左好多,靈活左好多,又大力左好多,仲識預計到危險之外…我仲識得爬牆。

你冇睇錯,我真係識得爬牆。

天花板都得。

甚至乎我直情爬出屋企幢樓既外牆度,都完全冇問題。

成隻蜘蛛咁。

蜘蛛…

可能就係果次比隻蜘蛛咬親既後遺症。

*

「能力越大,責任越大。」

呢句係我失左踪既叔叔柏班既名言,佢亦都成日用呢句說話黎激勵我。

我個人冇乜野叻,但係成日無厘頭咁發明啲小裝置,所以為左實現「能力越大,責任越大」呢句名言,我響班叔叔失左踪之後就幫學校參加好多唔同既發明比賽,仲贏過果啲乜鳩機械人大賽冠軍,整左個識射鐳射槍既機械人。

Well…其實係一個太陽能鐳射電筒機械人。

自從我發現自己有蜘蛛超能力之後,我開始有一個諗頭--就係想用自己既能力保護香港呢個城市。

我唔想再有人好似班叔叔咁失踪。

為左唔好比人知我既真正身份,於是我自己設計左一套紅藍色蜘蛛紋既緊身衣、一個紅色有蜘蛛紋同白色眼罩既頭套,同整左啲小裝置,包括一個裝左響手腕識噴蜘蛛絲既噴射器,響眼罩入面加左個聲控既微電腦等等。

好似好複雜,但對於我呢個發明天才黎講其實又易如反掌。

我之後試用過蜘蛛絲既強韌性同黏性,足夠痴左我成個人響高樓大廈之間周圍fing。

好!

萬事俱備,我決定今晚要出去警惡懲奸!

我著好件緊身衣,檢查埋自己既裝置,一切ready,就由自己間房既窗口fing出去!

我雙手裝置不斷咁噴出蜘蛛絲,靠住佢地不斷咁響高樓大廈之間盪黎盪去,好舒服!好暢快!

冇幾耐,我就見到有罪案發生!

我離遠見到響條貼滿文宣海報既行人隧道入面有兩個大肚腩既中坑,手揸住兩枝棍狀既物體,襲擊緊兩個同我差唔多年紀既少年!

我二話不說,利用蜘蛛絲扯我埋去隧道口,再沿住隧道上面既天花板爬入去。

「打死你班暴徒!搞搞震!」一個中坑打得好起勁。

「你班曱甴正仆街!」

兩個後生仔完全冇還擊之力,被打到響地下,只能用雙手護頭。

我毫不猶豫咁將雙手兩條蜘蛛絲瞄準果兩枝伸縮警棍狀既物體射出,再將佢地由果兩條中坑手上扯甩。

兩個中坑呆左。

兩個後生仔則瑟縮響地上面。

「哎呀,兩個暴徒夾埋黎蝦小朋友,你兩條柒頭醜唔醜呀?」我將自己倒吊到兩條中坑面前。

「你係邊個!」中坑A對住我大叫。

「係喎,我係邊個呢?」我應該比個綽號自己。

中坑B呢個時候一拳打埋黎,比我輕鬆避開。

「唔…不如你叫我蜘蛛俠好唔好?」我跳落地,一路輕鬆咁打筋斗迴避中坑們既攻擊,一邊輕鬆咁回答:「不如你地停喇,我一出手,連自己都驚呀!」

「你收聲!」中坑B好努力咁想打中我:「阿sir做野唔駛你教!」

「阿sir,補習社呃人錢果啲阿sir?」我嘲笑。

「警察呀屌你!」

終於,我向後一跳,再向兩條中坑不斷發射蜘蛛絲,最後將佢地射到痴埋牆上面。

「警察?」我行近佢地,拍一拍佢地個柒頭:「委任證呢?」

「唔…唔…」比蜘蛛絲封實個口既佢地出唔到聲。

「唔好意思兩位補習阿sir,我驚我一出拳就打死你兩個,唔好怪我用低殺傷力武器呀。」

之後我轉頭去睇一睇兩個後生仔。

「你地冇事嗎?」我問。

「唔該晒呀。」少年A向我道謝。

「我報警先。」少年B提議。

「唔好喇,我覺得呢兩個人怪怪地,況且警察信唔過架。」少年A反對。

「放心,等警察將佢地拘捕好過放佢地響度展覽喇,係咪?蜘蛛仔!」少年B突然問我。

「蜘蛛仔?」我尷尬地答:「咁我冇乜所謂。」

「就咁話啦!」少年B話口未完已經報左警。

我都係時候走,去第二度巡邏下!

「蜘蛛仔…你可唔可以唔好走住…陪我地陪到警察黎?」少年A苦苦哀求。

咁又係,比著我冇超能力果陣都驚喇。

「好,我等差人黎到就走!」我點點頭。

等左一陣之後,我突然感覺到有危機。

一大隊防暴警察封住左行人隧道兩邊出口。

其中一個似係司令對住我地大叫:「入面既疑犯同我聽住,你地涉嫌襲警、非法集結,即刻放低你地既武器出黎投降!」

下!?

WTF!

襲警?

果兩條友真係差佬!?

「仲有,紅藍衫果個,即刻除低你既面罩,你已經違反左反蒙面法!」

乜撚呀!

我地三個你眼望我眼…

呢個時候,班防暴對住我地狂射催淚彈!

響一個密封既隧道入面!

「屌…痴撚線!」我大嗌。

我錯喇。

保護呢個城市最好既方法…

係重組警隊。

解散警隊,刻不容緩!

(待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