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實講,啲催淚彈對我冇乜用。

可能因為咬我隻蜘蛛本身係有輻射同劇毒,我比佢咬完又唔死去之後,反而變到百毒不侵…

係啲煙搞到我唔係好睇到野。

不過雖然我比啲煙搞到睇唔清楚,但我得到超能力之後我既聽覺同感觀大幅提升,所以我感覺到少年A同少年B響我身邊好辛苦咁狂咳。





唔止少年A同B,連比我用蜘蛛絲痴住響行人隧道既牆上面果兩條疑似黑警都狂流眼水鼻涕,但佢地仲慘,聲都出唔到。

班黑警真係痴線。

「喂,細路。」我對住少年A同少年B講。

哈,明明我自己都係一個十五歲既細路。

少年A同少年B抬起頭,眯埋眼咁望住我。





「你地信唔信得過我?」我問。

少年A同少年B好辛苦咁出唔到聲,唯有係咁點頭。

「你兩個一左一右咁捉實我。」我冇等佢地答應,雙手已經推佢地埋我身邊:「我一陣就會放手,你地一定要攬實我。」

少年A同少年B冇出聲,但我就感覺到佢地已經用力咁攬住左我。

很好。











好個屁。

點解唔係我女神關黛西攬住我?而係兩個少年響充滿催淚氣體既行人隧道入面攬住我?

唉,唔理了,著草緊要。

危急關頭,仲諗埋啲戇鳩野。

「準備好喇喎。」我對住兩位少年道。





我感覺到兩位少年攬得我更緊了。

我抬高頭望住行人隧道外面既一枝電燈柱,舉起兩隻手。

瞄準,發射!

兩行蜘蛛絲由我兩手既手腕上既蛛網發射器射出,穩穩咁痴住左響燈柱頭上面。

「中呀!」唔知係咪因為我五官同身體感覺能力都大幅提升呢?好似好易就射得中咁既。

我向前一扯兩條蜘蛛絲,身體就向前騰空,帶住兩位少年,飛越班防暴警察既頭頂,再穩穩咁響燈柱頂上面降落。

班防暴警察首先係呆晒,個指揮官最早回復清醒:「響後面!」





痴撚線,就算真係想拉我地非法集結駛唔駛一大隊防暴警察又催淚彈咁呀?

講到尾,我地都只係三個十五歲既小朋友啫。

Well,雖然我係有超能力喇…

「射個幪面人落黎先!」指揮官一眼就睇得出得我有戰鬥力。

「但係入面果兩個伙記…」防暴A提醒指揮官行人隧道入面仲有果兩個比我痴實左既警察。

啪!

指揮官一巴打左落防暴A度:「伙你老母,我係指揮官定你係指揮官呀!」之後向後面班防暴警察大叫:「射啦!屌你老母!仲望!」

我搖搖頭,心諗你身為指揮官咁樣對啲下屬都有既。





不過一出到室外,就更加係我既世界。

「再捉實我,而家真係要走喇。」我對兩位少年道。

「嘩…仲黎…好驚呀!」少年A大驚。

我拍下佢個頭:「你想坐監定飛多轉?」

「飛…飛多轉…」少年A聲都震埋。

「捉實我。」我道。

橙柱下面眾多既黑警已經用唔同既武器瞄準住我。





「喂!你班濛撚,係開槍就快喇!」我向佢地打打咀炮:「不過係射得中我先好呀!」

「喂…唔好…唔好再撩佢地喇…」今次到少年B。

「射佢!射鳩佢!」指揮官比我咀炮激一激,失晒理智咁大叫:「射佢落黎!」

我冇等佢地真係開槍,就由雙腕不停咁射出蜘蛛絲,一面響周圍既大廈上面左穿右插,一面憑自己既蜘蛛感應(即係預視危機果種能力…呢個名我啱啱先改架,型唔型呢?)避開射過黎既橡膠子彈、布袋彈同催淚彈,揚長而去。

「屌你!你班廢柴唔好比條仆街走甩呀…」指揮官既聲音越黎越細…直至沒入黑夜之中。

*

深夜。

響條街鳩fing左一段長距離,正式擺脫左班黑警之後,我響一個公園附近降落。

兩個少年已經嚇到面都青埋。

「你地啱啱就算面對住果兩個疑似差佬比佢地打既時候,眼神同表情都好堅定不屈架喎。」我笑下少年A同少年B:「做乜而家飛兩下就嚇到面青口唇白呀?」

「點同呀…蜘蛛仔…」少年B抗議:「啱啱飛得咁快…我幾驚跌死呀…」

「而家唔驚喇。」我溫柔咁拍下佢個頭。其實如果我除左個面罩做呢個動作都幾詭異,但而家就好似一個超級英雄安慰小朋友咁:「仲有,我叫蜘蛛俠。」

「蜘蛛仔仲好聽喇!」少年B已經唔再膽怯。

「唉,是旦喇。」我聳聳肩:「果面有個廁所,你地快啲去清洗下先喇!」

「最衰都係你,唔報警咪冇事囉!」一直一言不發既少年A突然指住少年B大鬧:「你唔係唔知警察幾橫蠻架喇!你仲記唔記得點解我地要響行人隧道貼文宣呀!」

少年B先係呆左一呆,之後先再講:「你講得好啱…對唔住…」

唉,其實我都知呢幾年啲警察無法無天架喇,今日我總算真正親身領教到班警察係幾咁野蠻。

仲衰過日本皇軍。

皇軍都唔會殺返日本人。

「好喇,而家冇事喇。」我拍拍兩位少年既膊頭,再輕輕推一推佢地:「去清洗下先喇,你地應該仲好辛苦好難受。」

目送佢地離開之後,我望一望眼罩入面個微電腦mon個鐘,原來已經差唔多四點。

「屌,聽朝仲要返學。」我向旁邊既大廈射出蜘蛛絲離開,冇同兩位響公園廁所清洗既少年道別就揚長而去。

(待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