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同哈利互相對望左一眼。

呢把聲係我地級既校園惡霸湯普深既聲音。

湯普深係一個典型既大舊衰,恃住自己孔武有力就經常響校園入面蝦蝦霸霸,甚至有時連高form都照打不誤。

而佢又真係打得贏喎。





你地問老師知唔知?

知!梗係知喇!

咁又有冇人向校方投訴?

有!梗係有喇!

咁佢仲可唔可以橫行霸道?





得!梗係得喇!

個邏輯好似好怪呀,呵?

等我話你地知點解。

因為湯普深係個警二代。

響黑警橫行既年代,學校對於警二代一般黎講比較容忍,因為佢地驚比差佬向教育局投訴而cut funding。





而且湯普深唔係普通既警二代,佢老豆係唔知乜野警區總警司,所以學校對佢比對一般既警二代更加容忍。

可能你地話叫埋所有同學集體杯葛佢咪得囉!

傻喇,一間學校入面又點會只得一個警二代呢?佢唔黎搞我地已經要還神喇。

響我眼中,佢地仲衰過啲古惑仔。

我同哈利之前中一既時候都有比佢恰過,不過哈利既爸爸敖諾文係個比起總督察更有影響力既政府高官,所以果次都搞到學校果邊幾大件事,但係最後敖諾文都同意湯普深加埋佢爸爸對我地道個歉就唔追究,亦冇對湯普深施以任何懲罰。

記過都冇。

哈,連高官都要忌黑警三分。

果次之後,湯普深繼續橫行霸道,但就冇再招惹過我地。





Well,其實間中都有搞到我,不過次次哈利都會幫我出頭咁解。

同埋湯普深大把其他Targets去搞。

就好似而家轉角位個肥仔。

個肥仔叫列亞尼,通稱肥尼,係一個響校園內常見既肥毒柒,個人有小小內向,唔太善於交際,但係成績好到不得了,經常同我女神關黛西阿關名列前茅。

順帶一提,我可能玩得多發明,我既數學同物理等理科既成績都好好,不過其他呢…就…嗯,普普通通咁喇。

「喂!死肥仔!」湯普深用佢既惡霸聲向肥尼大嗌。

「係…係…」肥尼雙手抱住教科書響胸前,個人縮起小小,唯唯諾諾咁應道。





「幫我地做晒啲功課!」湯普深同佢班跟班行出轉角位,出現響我同哈利既視線之中。

「吓…」肥尼已經唔係第一次比湯普深一行人欺凌。

「吓乜春呀!」跟班A響湯普深後面行出黎,拍下肥尼塊面:「你都唔係第一次幫我地做功課喇!」

跟班B同時走出黎,好大力咁拍落肥尼頭頂:「下次自動自覺做喇,唔係要等我地大佬出聲下嘛!」

嘩,拜埋湯普深做大佬,仲唔係古惑仔?

「吓…但係…我…我…」

「你唔係而家先想唔做下嘛?」湯普深親自踏前一步,再用極兇惡既語氣說道。

「唔係…唔…係…」肥尼耍手擰頭,連手上面既幾本教科書都一次過跌晒落地。





「點解你會咁多藉口?」湯普深一手捉起肥尼衣領,再將佢成個人舉起:「似乎要比小小懲罰你先至得喇!咁你先會識個死字點寫!」

「好呀!好呀!」跟班s響湯普深身後起哄:「除佢褲喇屌!」

「唔好…唔…好…呀…」肥尼連眼淚都流埋出黎。

一班狐假虎威既畜牲。

我忍唔住了。

既然我而家已經有左超能力,仲立誓要保護香港,咁點解我連同學仔都保護唔到?

我踏前一步、兩步。





「喂,你想做乜呀?」哈利察覺到我行前左,於是拉一拉我隻手阻止我。

「幫肥仔手呀!」我向哈利道:「你唔係睇唔到湯普深佢地有幾離譜架喇!」

「唔好呀!」哈利力勸我:「我地河水不犯井水…何況你上去幫肥仔咪盞送死?」

哈利冇超能力,亦唔知我有超能力,佢驚係正常。

但我唔驚。

「點可以見死不救?」我道:「如果係發生響你身上又會點?」

我唔會忘記,中一既時候湯普深眾目睽睽之下將我同哈利既書包既野倒晒出黎,再將入面既書掉落街既情景。

果陣已經放左學,課室得返好少人,而且冇人肯出聲幫我地。

「唔會發生響我地身上架!」哈利仲係好驚青咁拉住我:「我地有父親大人吖嘛!」

哈利,我知你出身權貴之家,但都唔可以一世人都活響親人既庇護之下架。

不過,普通人驚湯普深又正常既,試過連高form都可以比佢打到入醫院,所以真係唔怪得哈利。

仲響我同哈利拉拉扯扯既時候,忽然隔離有一陣風飄過。

仲有一陣桂花香味…

然後有個發光既背影經過左我同哈利…

(待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