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停低左同哈利既爭執,望住呢個發光既身影。

係我女神關黛西-阿關。

佢經過我地既時候好似稍為望左我地一眼,但並冇停低腳步,徑自行過去湯普深同肥尼果度,直至行到去湯普深面前企定左。

然後毫無懼色咁抬起頭望住湯普深。





湯普深一手仲舉住緊肥尼,一面低頭回望阿關:「有乜野貴幹?」

「放低佢。」女神口中自有一股正氣響度。

「Ok,fine!」湯普深一手fing開肥尼:「咁妳要賞面同我食餐飯。」

啪!

肥尼跌低左。





「唔會。」阿關神情依舊不屈不撓:「我唔鍾意同啲蝦蝦霸霸既人做朋友。」

湯普深皺一皺眉頭,然後突然轉身秤起跟班A,好惡咁大鬧:「叫左你唔好校園欺凌架喇!下次醒定啲呀!唔好再比我見到你,走!」然後一下子將佢掟出去。

可憐既跟班A根本仲未知發生左乜野事就已經比湯普深掟出走廊。

「停手呀!」阿關急道:「唔好再郁手喇!」

「好既好既。」湯普深擺出個無奈既表情:「我都係諗住比妳睇下我鋤強扶弱既一面啫。」





阿關冇再理佢,轉身去扶起肥尼。

「咁點呢?關大小姐,賞面去同我食個飯?」湯普深再問,不過阿關只係唔理佢,淨係問候肥尼。

我就響旁邊全神貫注,戒備如果湯普深夠膽對我女神做啲乜既,我就要佢承受返個後果!

不過湯普深問左幾次都不得要領之後並冇夾硬黎,只係拋低左句:「Well,我係個gentleman,係唔會夾硬逼妳同我食飯既!不過總有一日…」一路講一路露出左個令人生厭既笑容:「妳會求我同我一齊食飯。」

阿關依舊理都冇理到佢。

「哈哈!我地走!」率領佢幾個跟班離去。

經過我地身邊既時候仲要睥一睥我同哈利:「望乜撚野呀?再望打鳩你吖嗱!」

我同哈利冇理到佢,而佢都係求其講一句攞個彩就直行直過。





跟班A呢個時候好狼狽咁爬起身,跟住湯普深走。

順帶一提,湯普深同佢啲跟班全部都係警二代。

「多…多謝…多謝…妳…」肥尼向阿關道謝。

阿關一本正經咁,有小小嬲咁回應:「你係男仔黎架,下次遇到呢啲欺凌事件可唔可以表現得似返個男仔?」

「我…我…」肥尼應該冇諗過自己向阿關道謝卻換來被教訓一頓吧?

不過我覺得阿關算講得幾有道理。

好多時欺凌者會變本加厲咁欺凌你就係因為你本身冇反抗,而佢地見你冇反抗既,自然會再搞你,而且一次比一次離譜。





「唔係次次都咁好彩會有人黎救你架!」說著有意無意咁望左我同哈利既方向一眼。

嗚呀,唔好誤會呀…我係想救肥仔架!但係我比哈利阻住左咋。

「哦…哦…」肥仔尼低頭唯唯諾諾咁應道。

「唉。」阿關嘆左口氣就行開左,向住我地既課室既方向離開。

而經過我同哈利既時候,有意無意咁擰轉頭望左我地一眼。

眼神入面係…鄙視…

鄙視…

鄙視…





係鄙視呀!

佢好似同緊我地講:「懦夫!」

冤枉呀包大人!

哈利係懦夫咋!我唔係呀!

我想救肥仔架…

係哈利阻止左我咋…

嗚…嗚…





「彼得?」

女神呀…

「彼得?」

妳誤會左喇…

「彼得!」哈利突然響我旁邊大吼。

「嘩屌,你響我耳仔邊咁大聲叫我想嚇死人咩!」人嚇人冇藥醫呀,我屌柒哈利。

「屌,見你突然吽下吽下,想關心下你發生乜野事都要比你屌!」哈利屌返我。

「哎呀…你見唔見到關黛西望住我地個樣呀?佢話我地係懦夫呀!」我悲慘咁搖搖頭。

「哦,為左你女神呀?」哈利調笑一下我:「唔好理佢喇,我介紹其他女比你仲好喇!」

哈利係唯一一個知道我暗戀女神既人。

「唔駛喇。」我心灰意冷咁搖搖頭。

「咪話我做兄弟既唔益你喇!我今個星期日約左幾個SYK女書院啲女黎我屋企開Party,你又過黎玩下喇。」哈利拍拍我膊頭:「唔好再咁多幻想喇,你女神唔會show你架,哈哈。」

屌你。

「唉,再覆你喇。」星期日…

再諗下喇…

可能出去警惡懲奸更加有意義。

「唔好咁喇,我救左你咋。」哈利再拍下我膊頭:「你過去救肥仔尼咪盞比湯普深打死?」

唉,我今時唔同往日喇…

「唉,你比我靜下…」

尋晚食完催淚彈,今日比人罰留堂,之後仲要比女神鄙視…

嗚…

我既人生…

(待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