唔經唔覺,蜘蛛俠已經出現左成個月。

當然我冇可一日二十四個小時,一個星七日時時刻刻都做蜘蛛俠,但係我一放學,就會搵時間去做我呢份「兼職」。

日頭又做,夜晚又做。

細至扶阿婆過馬路又做,大至響火燭既時候幫消防員救人又做,打擊罪惡又做,制止黑幫劈友又做,制止黑警濫捕要做,幫市民日常起居生活又做。





好快,網上面「蜘蛛俠」呢個人物就變得好出名嘞。啲網民仲封左個「你的好鄰居蜘蛛俠」呢個稱號比我添。

當然,唔係個個都鍾意蜘蛛俠。尤其是警察,佢地仲特登召開左個四點鐘記者會,話我濫用私刑,要將我繩之於法。之後就有班冇腦既廢老附和。

嗯…如果我幫消防員救人都係濫用私刑既話,幾年前我響電視面前見住啲黑警對住啲街坊拳打腳踢直情係行刑喇。

不過,對於讀緊中三,得15歲,開始長大成人既我,用蜘蛛俠呢個身份去警惡懲奸既時候,有一番深刻既體會。

尤其是香港既治安響呢幾年之間急速惡化,警察同黑社會合作無間,只要係開聲支持政府既,就算你係黑社會,打家劫舍啲警察都唔會理你。





其中警黑合作得最勁既,係由一個叫做錘頭既男人所率領既錘頭幫,我打擊罪惡既時候,成日都要對付錘頭幫既黑幫份子。

而只要你一反政府,甚至乎只係對政府有表達過小小不滿都好,就會成為佢地打劫、毆打既對象。你報警既話,好彩既啲黑警唔show你,唔好彩既,你會比黑警拉,由原告變左做被告。

記唔記得響行人隧道貼文宣既少年A同少年B?如果當日我冇化身做蜘蛛俠去救佢地既話,佢地明明係比人打既受害人黎,都會比警察拉返去做被告。

好痴線呀呵?

無奈呢個就係今日既香港。





不過好多香港人都好有骨氣,明知會比呢班人搞,都堅持發聲。

於是,蜘蛛俠既出現,就成為左保護佢地既英雄。

*

「嘩,你有冇睇Y○utube段片呀,個蜘蛛仔響高樓大廈之間飛黎飛去真係好有型呀!」

「係呀,仲有人影到蜘蛛仔制止左一班人企圖破壞一間幫手做開文宣既餐廳!」

「睇下呢段,蜘蛛仔響火場入面一次過救左三個人出黎!」

「呢段呢幾個黑社會收保護費比蜘蛛仔用蜘蛛網痴實落道牆度呀!」

「今次蜘蛛仔響防暴手上救走左幾個只係路過既街坊呀!」





「嘩,連扶阿婆過馬路都有,佢真係好得閒呀!」

幾個同學響我同哈利旁邊一邊用手機睇Y○utube,一邊興高采烈咁討論蜘蛛俠既事蹟。

呃…唔知點解啲市民好鍾意叫我做蜘蛛仔…明明我已經同佢地講我係蜘蛛俠…

不過算喇,當佢地比個花名我拉近下距離囉~

而我響旁邊聽住佢地討論我既英雄事蹟,其實我都好沾沾自喜~聽到我個鼻好似天狗咁伸長!

「喂,彼得,你覺得最近大家成日討論個蜘蛛仔點?」冷不防哈利突然問。

「哦…幾好吖,去幫助啲有需要既人!」我露出微笑:「行俠仗義,警惡懲奸,幾有型!」





「嗯,其實我就覺得冇乜特別。」哈利諗左一諗:「我爸爸唔係幾鍾意佢,話佢濫用私刑,破壞法治。」

敖諾文係政府入面既高官,有呢個諗法好正常。

「你自己既諗法呢?」我問,不過都不忘為自己辯護:「但係佢成日都幫人架喎,而且佢幫手捉既壞人都冇乜受傷,咁點算係濫用私刑呀?」

「呢啲野應該留返比警察做吖嘛。」哈利漫不經心地回答。

「就係警察唔做野,大家先至需要蜘蛛俠呀。」我解釋。

「你好幫佢講說話喎。」哈利望住我:「你當佢係偶像?」

「佢係一般市民心目中既英雄。」我梗係要為自己講說話!

「你…」哈利話都未說完,突然比一把好難聽既聲打斷。





「喂,你班曱甴睇緊乜野?」一聽到呢啲咁難聽既字眼,配埋把橫行霸道既聲音就知係湯普深。

我同哈利相視一望,哈利細細聲咁講:「大舊衰又黎。」

我點一點頭,今次全神貫注湯普深既行動,如果佢有乜野欺凌既舉動,我今次會即刻出手!

唔會再衰比阿關睇!

(待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