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吓…冇呀…冇乜野呀…」同學A回答湯普深既時候把聲已經有小小震。

咁又係既,驚呢個校園大惡霸既,又點止肥仔尼一個?

大家都驚比佢盯上,一比呢個警二代惡霸盯上既獵物,就會好肥仔尼一樣,無時無刻都比佢搵機會欺凌。

「睇過!」湯普深一手將同學A既手機搶走,望左一望,怒道:「屌,你地睇緊呢條紅藍衫既死罪犯!?你知唔知呢條友係無法無天既罪犯黎架?又濫用私刑,又違反禁蒙面法!」





「係…係…」同學A唯唯諾諾咁應道:「我地啱啱一齊響度圍屌緊佢!」

湯普深面色稍為緩和:「咁就差唔多。」將手機比返同學A。

哈,頭大冇腦,真係易呃。

我望一望哈利,佢都掩住咀笑。

「笑甚麼,畜牲!」我輕輕批左哈利一㬹:「你同湯普深既品味一樣咋!」





「No No No。」哈利扮到一本正經:「佢反蜘蛛,我就中立既。」

我冇再望眼前既鬧劇,轉頭望向坐響課室角落既阿關,見佢對眼前既鬧劇無動於衷,專心咁響度睇書溫習。

唉,我覺得自己既距離同佢好遠。

再講,自從上次肥仔尼單野之後,我同冇再同阿關傾過計…

呃…





好吧…我認我響肥仔尼單野之前都冇乜同阿關傾計…咁得喇呱…

*

我今日一如平日咁放學就返到屋企。

咔嚓。

我見到梅嬸嬸坐左響疏化度。

或者各位唔知道,梅嬸嬸係做食環外判清潔既,好多時都要輪更,而食環既外判商幾仆街,一個月得果幾日假,平時要拎既都係得無薪假(好似我上次入醫院果次),所以我先有咁多時間去做「兼職」。

而我check過,梅嬸嬸今日係要返工既。

咁…嬸嬸點解會響屋企既?





「嬸嬸。」我向梅嬸嬸打招呼:「咁早返屋企既?」

梅嬸嬸默然咁望住我一陣,先至開口:「彼得,今日學校打左電話比我。」

「哦?」我唔記得我有做過啲乜野大件事呀?

「你最近成績退步左好多。」梅嬸嬸正色地道:「上堂又成日訓覺。」

呃…

「少少啦…」我R一R頭。

「你過黎坐低先。」梅嬸嬸向我招一招手。





我行過去疏化,響梅嬸嬸旁邊坐低。

「係咪發生左咩事?」梅嬸嬸面色稍為緩和:「講比嬸嬸聽?」

「嗯…」我冇理由講自己去左做蜘蛛俠架?

「點解你唔讀好啲書,上堂會成日訓覺…」講講下梅嬸嬸開始有小小眼濕濕…

哎呀,點算好呢?

「我知嬸嬸好多時都要返工,唔可以成日照顧住你…」梅嬸嬸續道:「冇計,嬸嬸都要返工養你架…」

「…」

「你細細個爸爸媽媽就唔響度,而且自從班都失埋踪之後,我就逼住要出去返工搵食…我知道你好缺乏家庭既溫暖。」梅嬸嬸把聲充滿住真摯既感情。





「唔係咁架…我知妳同叔叔都好錫我架。」我都好真摰咁回答:「真係架,我由細都已經當妳同叔叔係我爸爸媽媽架喇。」

「咁你就要比心機讀書,知唔知?」梅嬸嬸眼濕濕咁輕輕力摸下我個頭。

我點點頭。

「咁樣班佢都一定好安慰…」梅嬸嬸望出窗口。

「嬸嬸,一定搵得返叔叔架。」我知梅嬸嬸諗緊乜野,於是出言安慰。

「嗯。」梅嬸嬸好似笑下我天真咁擰返轉頭望住我:「咁…彼得,你肯話比嬸嬸知發生乜野事未?」

吓,原來梅嬸嬸仲未放棄追問架?





「呃…我出左去兼職…」我鳩up。

梅嬸嬸聽完之後好似理解咁點點頭:「你地呢個年紀好多野想買架喇。不過嬸嬸都比唔到好多錢你…」

說著走左入房,過左半响再出返黎,塞左啲野落我手入面:「彼得,讀好啲書,唔好再兼職喇。」

我打開手,係一張五百蚊紙。

「嬸嬸…咁…」我嘗試比返梅嬸嬸。

「你聽話就得喇。」梅嬸嬸無視我既動作,轉身走去廚房:「今晚我煮飯喇,我都好耐冇煮過同你食…」

剩下我一個呆左咁企左響廳度,望住梅嬸嬸走入廚房…

*

響自己間房度,我自己用蜘蛛絲將自己倒吊(呢排我成日咁做,覺得咁倒吊自己好過癮),一路望住班叔叔失踪果一排既果啲舊報紙。

我有個念頭…

我知道梅嬸嬸仲好掛住班叔叔,不過都過左成差唔多五年,佢已經冇期望過可以搵返班叔叔返黎,只係希望至少可以見到佢既屍體。

我唔可以比呢樣野發生!班叔叔一定未死既!

我望住份舊報紙…

當日有一班警察衝入地鐵站入面,聲稱驅散有人走入站入面示威,但入到去之後就無差別咁攻擊見到既市民。

好不幸地,班叔叔就係搭左果班車。

我同梅嬸嬸本來仲一邊睇住電視直播,一邊同班叔叔保持通話,但警察驅散晒所有記者,而班叔叔響毫無預警下cut左線,警察之後更加封左站唔比人入,冇人知佢地響站入面對啲傷者同被捕人士做過啲乜。

之後,我地就搵唔到班叔叔。

無論係被捕人士定係傷者名單入面都冇佢。

去報警,差佬淨係話地鐵站封站果日冇見過柏班呢個人,淨係幫我地報失踪就算。

嗯…

好有可疑。

既然我而家有超能力,不妨試下去查明真相,搵返班叔叔出黎?

佢一定冇事既!

我要令梅嬸嬸再開心返!

我 一諗度呢度,就打左個筋斗跳落床,再射出一條蜘蛛絲將衣櫃件蜘蛛緊身衣扯過黎。

我,又要去「兼職」了。

(待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