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開始湯普深都仲可以還擊。

不過時間一耐左,佢就只有捱打既份。

畢竟對方都似打開架的,仲要係黑幫份子。

呢個世界唔係個個都似桐○一馬咁可以以一敵百。





「食左咁耐花生都係時候幫下手喇…」我拍完片,收埋返部iPh○ne,準備跳落去救人。

呢個時候,佢地終於收手。

湯普深已經比人打到豬頭咁。

呃,玩大左,我已經錯過左救援時間。

「點呀!狗仔?」紋身佬B走埋去:「你啱啱響條街撞到我手臂既時候唔係好寸既咩?啱啱唔係好威咁打落紋身佬A度既咩?」





「你地…我會認住你地…」湯普深訓左響地下,咬牙切齒咁講:「我爸爸…係呢區既總警司…」

紋身佬C走埋去再扯一扯湯普深衣領秤佢起身:「湯總警司吖嘛?你知唔知佢都要睇我地大佬頭呀?你以為我地係一般既黑幫?」

「我地係錘頭幫錘頭大哥既直系門生呀,狗仔。」紋身佬D走埋過去,咧嘴一笑:「話就話而家警黑合作,但其實錘頭大哥仲惡過班狗多多聲。」

「錘頭…」聽到呢個名我若有所思。

「吐!」湯普深呢個時候反而毫無懼色,一督口水吐埋去。





冷不妨紋身漢A又中招。

一拳。

湯普深面上又中左紋身漢A既一拳。

「你唔好以為我地唔夠薑殺左你!」紋身漢A怒道:「溶撚左你再將你掟落街被自殺都仲得呀!班差佬都係咁做架咋!」然後再舉起手諗住再打。

要出手了。

唔可以再等了。

就算我幾唔鍾意湯普深都好,我都唔可以睇住佢比人打死。

我由大廈外牆起跳,向湯普深同紋身大漢們既方向跳過去,手腕上既蛛網發射器順便瞄準住紋身男A果隻已經舉起既拳頭射蜘蛛絲過去。





嘶!

一條蜘蛛絲激射而出。

紋身男A既拳頭比我噴出既蜘蛛絲痴住,無法打出,佢呆左咁望住自己既拳頭。

「收手喇。」呢個時候我已經跳到佢身後,把聲響佢身後響起:「你再打佢就由狗仔變左豬仔架喇。你睇下,佢塊面已經腫到豬頭咁。」

「你係…」紋身男B。

「死蜘蛛呀!」紋身男C大叫。

「圍佢!」紋身男D發號司令。





「之前好多兄弟比佢打傷架!」紋身男E大叫:「唔好放過佢!」

我用力一扯手上既蜘蛛絲,紋身男A就比我扯到成個跌低。

「乜我咁出名架咩?」我聳聳肩:「不過你地叫錯我個名喇!」

「我理得你叫乜野名!!!」紋身漢B一拳打黎。

「打死你!!!」紋身漢C同時揮出一拳。

我輕鬆翻個筋斗跳起,避開晒兩拳:「點可以唔理我個名架?我係你地友善既好鄰居蜘蛛俠!」同時向紋身漢B同C激射出無數條蜘蛛絲,將佢地痴左響地上面。

落地。

輕鬆。





紋身男D呢個時由我側面打出一拳,不過我一早已經蜘蛛感應到呢一下攻擊,比我向後拗腰避開左。

「你媽媽有冇教你打架既時候要公平啲?」我邊講邊回身向紋身男D打出一拳:「偷襲係唔啱架!」

紋身男D估唔到我拗完腰避開佢既拳擊之後仲可以咁快回身還擊,於是完全中晒我呢一拳,成個人向後飛出去。

我已經留左力架喇,唔係我驚打死佢。

紋身男E響地下抽起條長木條,一下子響我攻過來。

啪!

我一拳後發先至,將木板打散左之後直擊紋身男E面門。





佢避唔切食正我呢一拳,比我打暈左。

「哎呀,你仲衰…用武器都有既?」我聳聳肩:「細佬我手無寸鐵架。」

紋身男A呢個時候想起身逃走,我及時射蜘蛛絲向旁邊垃圾桶既垃圾桶蓋,將佢擲向紋身男A。

「你都跑得幾快架喎!」我向住紋身男A大叫:「可以考慮下轉全職運動員!」

佢中左蓋之後成個人跌低左,我順便用蜘蛛絲將佢射落地下痴住。

再將倒地既紋身男C同D都用蜘蛛網綁埋一齊之後,我行埋去坐低左打敗仗咁款既豬頭湯普深度。

「少年!你冇事吖嘛?」循例扮下野都要掛心下佢既。

哈哈,佢比人打到豬頭咁,點會冇事吖?我真係幸災樂禍。

雖然如果我早小小出手,佢就會冇事。

湯普深望住我半响,忽然呼出一口氣,緩緩地道:「多謝你…」

嘩,我有冇聽錯,校園惡霸竟然會多我!?

(待續)
已有 0 人追稿